12/21/2014

詩兩首

(1)閒泊

閒泊 
(1)閒泊(題秀聰閒泊圖)
一椽村舍傍溪边,
野蔓蘿藤瓦上缘。
舴艋無人閒自泊,
波心魚呷樂悠然。



(2)冷暖

21590027 
               (2)冷暖(和妃玲新詩意)                 
聖誕英倫第二回,
嚴寒天色可催梅。
氣温極冷仍如暖,
冷暖由來人自培。

附:妃玲新詩《冷暖》:
英倫/第二個/ 聖誕//即是極冷/ 亦是極暖//冷的是人/ 暖的亦是人/從來都不是天冷


19-12-2014于達拉斯

12/13/2014

敲梦痴言:大马文艺书籍出版----不曾闪亮的日子

敲梦痴言:大马文艺书籍出版
                       ———不曾闪亮的日子
徐持庆﹙寄自美国德州﹚
南洋商报副刊. 商余. 文学  
2014-12-12

雅波來函
image
   闪亮出版社的发票
 
闪亮出版社的账单


 最近读到一篇文友怀冰发表的〈一封无法投寄的信———悼雅波〉文稿,文中重点谈及雅波成立“闪亮出版社”的出版及销售往事。细阅之下,兴起了对雅波的无限幽思与对大马文艺书籍出版的感慨!

雅波是我相交于上世纪60年代的老友,当时我们都是醉心文艺的青年。1968年我忝任霹雳文艺研究会的创会会长,以推动文风为会任,与理事及会员们举办了一连串的文艺活动,其中一项是“文艺小说创作比赛”,雅波投稿参与,以一篇〈崩〉夺冠抡元(该篇小说曾收集在于1972年出版的同名小说集《崩》内)。自此我们曾有频密的联系。

----常聚通邮----

为了推动文风,这段时期我们常聚及通邮,都是讨论及策划文艺活动。到1977年我编印《霹雳月刊》时,由于编务繁忙,为了减轻工作量,出版到第3期,我邀请雅波为我策划“书简清谈”及“文艺信箱”两版,以减轻个人的编务负担。雅波义无反顾,一口应承。

在那个年代﹙应该说是延续到今﹚,出版文艺书刊及发行销售,都是属于“蜀道难”般的事,可雅波却明知山有虎,偏向虎中行,竟然成立了自己的“闪亮出版社”,不单止出版他自己及文友的文艺书籍,更代文友发行销售他们自己出版的书籍。我只能说:雅波,伟大!

1981年12月25日,雅波寄我一信,内附发票及账单各一。雅波在短短的信内写道:“持庆兄:兹寄账单,以清手续,请查核。若有错,请更正。想起以往,你对文艺的热诚,不胜感慨。或许社会在亏欠你。幸好你已及时上岸。多谢一切。祝好!雅波”

雅波信内写的“或许社会在亏欠你”指的是我出版的《霹雳月刊》到第3期便因得不到社会大众的支持而停刊的事。一直来,大马销售文艺书刊并不易为。回忆起当年,雅波向我诉说,闪亮出版社的销售量很不如意。当时我是穷教员,未能对雅波多所帮助。为了实践我一直来对推动文风的素愿及对老友的支持,我只能量力﹙其实当时已是“超量力”﹚作些微表示。

----
包销赞助----

我告诉雅波,我会长期每次寄存50元在闪亮出版社,作为向闪亮出版社购书之资,一旦50元用罄我当继续汇款。﹙上世纪80年代的50元相信与目前的币值200元等值,因为雅波在28/7/1981寄给我的账单上志出,我所购云里风的一册《望子成龙》售价也仅是3元而已﹚。

回想起当年,只要文艺界朋友出版书籍托我售卖,不管10本还是20本,我二话不说,书全数收下,书款马上结清。现在还在世而又曾托过我卖过书的文艺界朋友应该可证我这说法不谬。

在大马销售本土文艺书刊一直来都并不易为,因此吁请身为文艺界一分子的我们,实应鼎力支持购买大马作者出版的书刊,好让大马文艺界书香扬溢,结出丰盈的果实。

徐持庆﹙寄自美国德州﹚

12/03/2014

奉和周兄子善《落花》兩首元韻

奉和周兄子善《落花》兩首元韻

(1)
春光九十逝何如,蜂蝶難求結伴呼。
樑燕啣歸巢北廓,杜鵑墮去漂西湖。
绿苔掛褐应知瘦,紫硯題紅為恤孤。
百畝庭中嗟淨盡,劉郎重到嘆玄都。
註:
(1)廓:古同「郭」,外城。

(2)劉郎重到慨玄都:唐朝劉禹錫《再遊玄都觀》詩:「百畝庭中半是
        苔,桃花淨盡菜花開。種桃道士歸何處,前度劉郎今又來。」

       九十日的春光為何如此急速地就過去,再難見到蜂蝶呼儔結伴飛來了。樑燕啣着落花歸去貼在北廓的樑上築巢,杜鵑花的落絮也墮隨流水漂向西湖而去。看到绿苔上掛着枯褐色的敗絮就应知道花殘枝瘦,因此磨墨為花兒題詩,為的是憐恤凋落的花兒,不忍令它覺得孤苦飄零。唐朝詩人劉禹錫重遊玄都觀時,對着百畝庭中凋落淨盡的桃花,也曾興起無限感嘆。

(2)
紛飄紅瓣可憐身,為惜殘英繪繡巾。
淨土歸根知底處?錦囊收骨倩誰人?
枝頭艷卉香浮短,世上虚名譽欠真。
可惱飈狂兼雨暴,胭脂捣碎墮泥塵。
註:
(1)錦囊收骨:《紅樓夢》第二十七回《林黛玉葬花詞》:「未若錦囊
        收艷骨,一抔淨土掩風流。」

       花朵紛紛飄落,身世可憐;為了憐惜落花,詩人把花兒繪在繡帕之上。花兒問道:「到底何處才是我溷墜歸根的淨土?又倩誰人用錦囊收存我的艷骨呢?」枝頭上美艷的花卉易落,能夠浮香的時間是很短暫的,使人聯想到世上的虚名,其聲譽都非可靠。可惱飈狂兼雨暴,把胭脂似的嬌花都捣碎了,致使殞墮泥塵。

                                                           1-12-2014
于德

附周子善詩兄《落花》兩首原作:
(1)
蜂飞蝶舞乐谁如?起落花间互不呼。
痛惜凋零怜黛玉,难期飘谢到西湖。
余香尚在春将暮,残梗经斜影亦孤。
我为伤情来赋句,东风传讯达京都。
(2)
叶绿枝肥集一身,香随玉女手中巾。
魂离大地犹无主,梦见芳容更有人。
一径落红春去迅,满园余味蝶翩真。
凋零应是寻常事,怨乏良方避劫尘

                                    30-11-2014数次甲午冬日于都门

11/29/2014

陶潛《歸去來辭》及《桃花源記》讀後賦此



陶潛《歸去來辭》及《桃花源記》讀後賦此
     
目睹馬華陣營諸子汲汲進閣,耳聞巫統大會代表咄咄噪音,感而得此。

曠達超然節氣高,
 幾人師及爾分毫。  
每思洗耳來從許,
不齒彎腰願效陶。
仁道沉淪煙渺渺,
塵寰板蕩浪滔滔。
武陵已乏桃花渡,
縱欲避秦無處逃。
註:
(1)許,指許由,遠古隱士。許由聽到帝堯欲讓位於己,便感到耳朵受到汙染,因而臨水洗耳。《庄子•逍遙游》載:「相傳堯欲讓許由以天下,不受。堯又召為九州長,由不願聞,洗耳於颍水之濱。」後以許由洗耳比喻心性曠達,超脫於物外,而以接觸塵俗之物為恥。

(2)避秦:晉陶潛《桃花源記》:「先世避秦時亂,率妻子邑人,來此絕境,不復出焉。」後比喻逃離暴政及黑暗的現實社會的迫害。

    你曠達超然的亮節高操,世人何曾學得分毫。相傳堯讓許由以天下,許由不受,因此每想追隨許由般的曠達超脫品德,亦想效法陶潛不為五斗折腰而棄官的高風。於今仁道沉淪,它已如輕煙渺渺般不復存在了;世局危急動亂一似巨浪滔滔。武陵已再没有當年桃花源的渡頭了,縱使想躲進桃花源去逃離暴政及黑暗的現實社會迫害,亦無路可逃了。

按:
 (1.)馬華曾通過在第13屆全國大選成績不如308將不入閣的議案,大選結果成績果不如308,可是後來推翻前議重新入閣當官。

(2.)在2014年11月杪舉行的巫統全國代表大會,代表發泄情緒,嘩眾取寵,言論偏激,噪音刺耳,煽動種族情緒,嚴重傷害其他族群的感受。
                                                       
                                              30-11-2014

11/21/2014

紫荆

紫荆

紫荆.

紫荊

秋天到了,紫荊漸次綻開,開到滿樹娉婷。紫色的花瓣迎風飄動,形如彩蝶展翅;白色花芯上的花粉沾到了鳥兒的羽毛上去。西廂處有一株迎人而放的紫荊,我折得一枝,歸插案頭,亦解語花也。最可愛的是在黄昏時候,花兒弄影,隨着月亮映入窗櫺。

金秋綻出娜娉婷
漸次妍開一樹馨
紫瓣乘風翩蝶翅
素芯和粉染鶯翎
西廂栽得迎人姹
南國攀歸解語娙
最愛黃昏偏弄影
每隨弦月上疏櫺

註:
南國攀歸解語娙:白居易《寒食洛下宴遊贈馮李二少尹》詩:「東郊踏青草,南國攀紫荊。」 娙: xing,女子身長美貌。

11/10/2014

趙維江恩師邀宴,歸後賦此呈贈


趙維江恩師邀宴,歸後賦此呈贈    

       今重旅羊城,返校拜謁趙師及師母,渥承邀宴,並約同伍巍教授伉儷、史小軍教授及諸在籍博士與碩士研究生小師弟八人參席,席上品酒題襟樂甚。

夫子生吾後,其聞道在先。
因從河北趙,得謁暨南玄。
彼此常傾盞,師徒不計年。
深恩何所報?金石鏤心田。 

註:
(1)其聞道在先:韓愈《師說》:「生乎吾前,其聞道也固先乎吾,吾從而師之;生乎吾後,其聞道也亦先乎吾,吾從而師之。吾師道也,夫庸知其年之先後生於吾乎?是故無貴無賤,無長無少,道之所存,師之所存也。」

(2)玄:指鄭玄,喻趙师。鄭玄,東漢末年的經學大師,他遍注儒家經典,乃為漢代集經學之大成者,世稱「鄭學」。善飲酒,可飲一斛。

       老師出生在我之後,其聞道卻比我先。因為來自河北的趙老師做我念暨南大學的碩導,就得以拜在學問淵博如鄭玄般的趙老師門下。我們常傾杯暢飲,師徒間已到忘年的境界。老師的深恩我怎樣報答呢?唯以金石鏤刻於心田。                                            

                                     10-11-2014於廣州旅次

10/30/2014

《敲梦痴言》新书分享会

 

徐持庆东瑞新书分享会 谈当微型小说遇见散文

南洋商报全国版  2014-10-30 09:14

· clip_image001

徐持庆(右三) 与东瑞(左二) 获金宝拉曼大学中华研究中心特邀, 与学生分享微型小说及散文写作心得。前排右为李若梅, 后排左三起: 邓长权、草风。

(金宝29日讯)金宝拉曼大学中华研究中心现代文学研究组今午办“当微型小说遇见散文”新书分享会,邀请《南洋商报》商余版作家徐持庆及香港作家东瑞同台畅谈写作心得。

74岁的徐持庆今年新出版的著作《敲梦痴言》,收录他在本报专栏刊载的逾百篇作品,以引用古典文学融入现代的散文写作为文学特色,让读者收藏及赏析。

他在分享会指出,他在本报刊载800字散文作品逾180篇,精选其中三分之二编著出版,让已萌生及酝酿多时的出版念头得以实现。

分享会近百名师生和读者出席聆听,徐持庆讲解如何应用自身的人生经历、生活体验、学养与想象力,以及适当的引用古典诗词歌赋,让文学创作艺术达到升华。

他说,人生有顺逆、成败、喜愁和哀乐,生活有人性、物性、真假和虚实,皆为可纳用的足迹和题材,不过欲发挥得心应手,乃需勤读和理解经典,懂得引用及与遭遇产生联想。

“创作的精妙处在于窄中藏阔,以14字的文句表现40字的内容,应用在简短800字的散文中,能激起很大的回响和舆论,这些作品都收藏在书中第九辑【文白抒情】中。”

作家东瑞主讲的“不写最累”,讲述其写作生涯的艰辛,并推介其新著作《雪夜翻墙说爱你》。

出席分享会的来宾包括徐持庆夫人李若梅,本报商余版专栏作家邓长权与作家草风。

十年情谊话徐老

 

十年情谊话徐老
蔡慧沁
副刊商余文学  2014-10-29 13:53

clip_image002
右起:蔡慧沁母子,徐持庆,,李若梅

 

徐持庆,是一位最能妆点我学涯门面的“老同学”。我自认腹无诗才,但仗着曾与徐先生在拉曼大学中文系同窗年余,加上后来一些私下讨教的机缘,也算沾染了一点诗味。

2002年,我始踏入中华文化这座大殿堂,专心听课狂抄笔记,是我向学的不二法门。冥冥中老天特派徐先生坐我旁边,我殷殷叮咛这位白鬓老伯,要把老师的笔记抄下哦,免得日后温习无据。

几堂课下来,徐先生正襟危坐,没动笔抄过一字。我估计定是年老手拙抄不及,干脆把我笔记借给他!如今回想实在可笑至极,当时孤陋浅学的我有眼不识泰斗,眼前可是一位著诗无数,还出版过两本古典诗诗辑的大马诗坛领军人物!

于是我不再当“抄手”,因他就是个“活字典”,举凡名言金句、典故轶事,课堂上来不及记下的,课后找他恶补就行了。兴之所至,他还会告诉你,这典故他曾化用到自己的诗中云云。

高人指点赋诗

那两册《敲梦轩书稿》,是徐先生申请进大学的敲门砖,但对我这位初学者而言,简直是一本天书。线装版,全书竖排,红线黑字,律诗绝句,几乎每句引经据典,注释比原诗还长,看得我眼冒金星,翻没两下,就束之高阁了。直到大二那年,上唐诗,林水檺教授发作业,每人作诗一首,结果徐先生的《敲梦轩书稿》被视为最具指导作用的写诗指南!

当时林水檺教授“让出”几节课给徐先生讲授近体诗格律以及创作方法,故说徐先生是我们的作诗启蒙者,一点也不为过。班上30几位同学,诗作还没交上去以前,大家都心照不宣地,先请徐先生过目和批阅。相信是有徐先生的加持,同学们皆以高分过关。那一段日子,我们从徐先生诲人不倦的热忱中,逐渐感受到诵诗、赏诗和赋诗的乐趣。

然而,就在我窍门初开之际,获悉徐先生因无法应付日益繁重的外语科目,打算退学。虽说是中文系,但每学期必修一门外语科目,对没有受过正规巫英语文训练的长者而言,无疑很吃重。我最不舍徐先生离校,立即洋洋洒洒挥就一封长函,劝他务必排除万难,完成学业。结果此事竟被徐先生写成一首诗:

幸垂属笔吐兰辞,字字函中字字诗。
我痛高龄头脑钝,君虽少艾懿行慈。
只因范冉尘炊早,故效苏洵奋志迟。
满纸叮咛无限意,诵余难再作休思。

后来徐先生还是负笈广州暨南大学,投奔学术地位更崇高的硕士学位。写信强留人,又成了另一件可笑至极的事,当时目光如豆的我根本不知何谓“龙困浅滩”啊!

承蒙训诲励学

我毕业后,留校任教一年,遂负笈台湾大学攻读硕士。我回国前,徐先生早已如愿戴上四方帽,他以高龄又高分的记录荣获硕士学位,不仅轰动了中国,也享誉大马教育界。

跟徐先生再续前缘,是2010年,我在拉曼大学八打灵校区兼职教唐诗。开课前登门求教,徐先生一如既往,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给我密集特训,重新激发几近蒙尘的诗兴。

更难能可贵的是,徐先生应邀专程从怡保驱车到八打灵,给我的学生开讲“诗路历程”。徐先生妙语如珠、信口诵诗,我相信那3小时的讲演,绝对抵得上我开的40小时的课。因为徐先生才是真正懂诗的人;诗,应该让懂诗的人来讲。

2012年,我当了全职妈妈,什么学术功夫都闲置一旁。唯一还养着我文学味蕾的,是徐先生在〈商余〉里每周一文的〈敲梦痴言〉专栏。他巧妙地把古典诗赋予新生命,让散文注入诗意,寄古于新,可谓前无古人,自成一格。

如今喜见专栏文章结集成册,《敲梦痴言》大作付梓,更便于读者透过书册,全面性地品赏诗与文融为一体的文学结晶。

最后,小女不揣浅陋,容以诗结,作为对徐先生赋诗不辍的崇高敬意:

寡闻不识诗盟主,耳顺同修矍铄聪。
诲子呕吟拉曼颂,遵亲濡染暨南风。
惶惶授业求徐老,切切投珠耀荜蓬。
七十怀铅敲梦卷,巧思唱玉古今融。

10/04/2014

敲梦痴言:乱世用重刑


敲梦痴言:乱世用重刑
南洋商报副刊. 商余. 文学
2014-10-02 15:26


过去几年,我在〈商余〉写专栏时,写过很多当年当老师时经历过的琐事。其中有一段往事很想把它记述下来,可是每到握管寻思,就是胆怯,没勇气把它宣诸笔墨。

40多年前我教过的一位姓刘的学生,最近在面子书上要我加他作面友。刘同学当年给我的印象很深刻,我毫不犹豫地加了他。

刘同学在面子书上给我写了一段文字。他写的其中一段“曝光”当年糗事的文字给了我勇气,使我把那件一直没胆量写出来,现在却已在面子书上“曝光”的往事,在这里记述下来。

大家请看刘同学在面子书上和我的对谈:
 
----谢谢当年教导----

刘:“老师,谢谢加我,我是1970年6年级班的学生———刘XX,你教华文的热诚对我影响甚
深,甚至我的儿女,小儿也在马大念中文系,起因也是你当年的教导,谢谢你老师。”

徐:“我记得,你当年给我的印象很深刻!”

刘:“呵呵!中罚时我最惨,裤子从3楼抛下来时却勾在2楼的水管上!呵呵呵!”

徐:“哈哈!棒头出孝子,严师出高徒呵!”

刘:“老师这绝招也真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一绝也!”

徐:“当时是‘乱世用重刑’!现在的老师千万别学我的糗样,否则必吃官司。”

刘:“现今老师教学的热诚和学生的态度真是和以往完全不同了,填鸭式的教育,怕输的心态,补不完的课,唉!可怜的一代!”

大家看了上述刘同学:“呵呵!中罚时我最惨,裤子从3楼抛下来时却勾在2楼的水管上!呵呵呵!”的这段文字,可能摸不着头脑,不知刘同学所指者何。
 
----不遵从指导必受罚----

那是40多年前的往事了。当年我教学时,最初对不听话的同学当然是谆谆善诱,但到了明之以理的方法不管用时,就必以体罚对付。可是一般同学自知不遵从指导必受罚,在我还没拿出鞭子前,他们就会先主动地前来伸出掌心叫我打,也就是说他们是不怕被体罚的。

这却如何是好?当时我这“狂师”被迫想出一个“真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叫学生怕怕的特别处罚方法。这处罚方法我先取得校长的支持,再征求家长同意,言明3次没如期交家课或作业时就叫犯规的同学自己脱下裤子,从楼上丢到楼下,由班长数1到10就必须自己冲下楼穿回裤子,否则班长就下楼拾了裤子交给校长。这方法一实行,还挺管用,把很多懒散同学的成绩都提升了,使很多D班同学都升上了A班。

多年前我在街上遇到一位曾教过的D班同学,他当着我对他身旁的友人说:“当年如果徐老师不是脱我裤子严厉地督导我,我就不可能冲上预备班的A班,今天也就没法当医生了!”我听了他这番话,真有无限的欣慰。

9/30/2014

奉和董狐筆兄《讀〈阮囊〉一典有感》


奉和董狐筆兄《讀〈阮囊〉一典有感》
自慚已屬匣中琴,
何幸蒙聼下里音。
    丘谷愛親崇隱逸,     
利名遠引懶浮沉。
黄花明日非花艷,
白首今朝易首黔。
忝渥知交詩柬我,
感君杯酒但遥酙。
註:
(1)下里:《下里巴人》和《陽春白雪》都是楚地民歌,前者極俗,後者極雅,後來《下里巴人》用來指代非常俗的、很一般的東西,而《陽春白雪》則用來指代極雅的、很高明的東西。出自宋玉的《對楚王問》。

(2)黔,黑色。

我慚愧地覺得自似是已棄置在匣中不再去彈的一張琴,何幸得蒙你不棄,尚愛聼我那下里巴人般的琴音。我愛丘谷,崇尚隱逸,早已自名利場中遠引,懶得在其中浮沉。我已是明日黄花,并非再是一朵艷麗的花,正如現在我的白髮已換了當年的黑髮。荷蒙你這位知交寄詩給我,為了感激你,我唯遥遥向你酙酒致謝。

29-9-2014


附:董狐筆《读〈阮囊〉一典有感》 徐持庆和周子善二位老前輩和诗都用上了一句“阮囊”典故,令我想起每次赴怡拜会徐周張(張英杰)三位前輩,都可席上听到三位老前輩联诗和韻,我限于技穷,未能湊上一角,只能旁覌偷师,今睹周徐二老你一句“阮囊”我一句“阮囊”,內心的感覺是此“阮囊”正是我的寫照,有感作七律一首聊以舒怀---。
读〈阮囊〉一典有感  董狐筆
席中奏出伯牙琴,
前輩鴻章各识音。
子建成诗憑七步,
周徐綉虎只三沉。
張生吟篋奇才現,
董笔阮囊庸技黔。
但愿明年樽酒日,
重新论劍把词酙。
(注:周徐;意指徐持庆和周子善二位前輩)
(注:張生指張英杰前輩)
(注:阮囊一典可參考徐周之前的诗句)

9/28/2014

周兄子善過怡共宴,席間邀我聯詩,歸後賦此

周兄子善過怡共宴,席間邀我聯詩,歸後賦此    

聯詠殊難出妙章,
何妨下筆帶疏狂?
今宵喜得同斟酌,
異日留歸慢品嘗。
吾倚吟邊呈醉句,
他摩杯底味瓊漿。
羨渠才捷如曹捷,
恨我詩囊似阮囊。

註:
(1)曹捷:指曹植才思敏捷。有一次,曹丕命曹植在七步之內作詩一首,如作不成就將行以大法(處死)。曹植才思敏捷,不等其話音落下,便應聲吟出一首“煮豆燃萁”的《七步詩》。

(2)阮囊:指晉代阮孚的錢袋。 晉代阮孚自稱錢袋中空無一物。 東晉時期,“竹林七賢”之一 的阮咸的兒子阮孚與他的父親一樣高傲放蕩,不與權貴同流合污。他整日衣冠不整,飲酒游玩,從不治家產,因此生活十分貧困,曾經把金貂拿去換酒喝。他經常帶的錢袋,窮極時口袋裏衹保留一枚小錢。

       聯句少出佳章,因此下筆何妨随着心意疏狂地去吟咏?今宵喜得跟你斟酌聯吟,這些聯句也好留待日後慢慢品嘗。我倚腮凝思吟呈醉句,他摩着杯底品嘗美酒。羨他如曹植般才思敏捷,恨我詩囊卻似阮孚的錢囊般空無一物。                                                                
                                                             16-9-2014

9/18/2014

敲梦痴言:文坛蜀道


《敲梦痴言》散文集封面


敲梦痴言:文坛蜀道

南洋商报副刊. 商余. 文学
2014—9--18


‧‧‧‧‧曾经有人这么说过:“大马写作人不下千人,倘若写作人支持写作人,每人买一册,一千本不就一下子售罄了吗?”‧‧‧‧‧

 

日前,我出版了自己创作的第五本书籍---《敲梦痴言》散文集。

目前在大马出版一册像样而又符合自己要求的文集,费用动辄在万元以上。作为没有入息的退休人士的我,要从老本挪用这样的一笔出版经费,不免觉得有点奢侈。但在内子一再的建议与鼓励之下,《敲梦痴言》终于在月前面世了。所以我在这本散文集的扉页印上:“谨以此书献给若梅”,作为报答她给我的出版勇气及一辈子对我的眷爱。

‧‧‧‧‧仅花两个月时间‧‧‧‧‧

这本文集从决定出版到面世,仅仅花了两个月的时光。行动之所以能夠这么迅速与快捷,一来是出版意念蕴酿多时;二来是我在美国的儿子帮忙以电脑通讯遥控,作为此书的编审与校对、么女儿又从旁协助;三来是印务局只花了一个星期就把书籍印好送到我家来了。

当我出版第四本书(《敲梦轩诗稿》第三辑)时,儿子为我写了一篇序文。这回儿子没写序文,却在封底页上为我撰了如下的一段简介此文集内容的短文:

“当代国际中文文坛少有作家会在专栏散文中镶入近体诗,但本书作者行云流水的不经意,就把这份古典的美带进他描写的日常生活琐事里,让读者惊叹中国文字的精彩。

作者身历马华文坛五十年,书中多篇文章叙述了他当年亲历的马华文坛历史,记载了当年的文坛风云,不让那段珍贵的历史留白。

对时事,对人生哲理,作者毫不吝啬的把他的观点深入浅出地和读者分享。

这是一本文采斐然的书
这是一本读后回甘的书

这是一本值得收藏的书

‧‧‧‧‧发行卖书不容易‧‧‧‧‧

《敲梦痴言》印了一千册。书是出版了,可是发行卖书却不是一件轻松容易的事情,尤其是自己并非有名气的作家,要一般读者青睐自己的文集,真个谈何容易呢?我曾要求某书局代售,条件却近乎苛刻:(1)作者取回售价的4成(等如亐本);(2)书局要独家售卖,不得再委别人托售;(3)上架费须作者先付马币一千元。

曾经有人这么说过:“大马写作人不下千人,倘若写作人支持写作人,每人买一册,一千本不就一下子售罄了吗?”但理想归理想,现实是现实,理想往往总是被现实沦陷了的。我这么道来,肯定会赢来骂名呵!

话又说回来,当年只要文艺界朋友出版书籍托我售卖,不管十本还是廿本,我二话不说,书全数收下,书款马上当场结清。现在还在世而又曾托过我卖过书的文艺界朋友应该可证我这说法不谬。

“文城四意”是《敲梦痴言》文集的出版社,它是一个最先由四位喜欢写作和阅读的朋友组成的一个聚集的园地。几年来他们无条件地、不遗余力地在推动文风,亦曾帮我大力推介及销售此书,可惜杯水车薪,文道维艰,反应令人扼腕。

我亦曾托网上购物公司youbeli.com代售这本文集,可是直到我写这篇文稿时,却是一本也还未曾售出呢!推测原因可能有两点:一是我的文章还未达水准;二是本邦读者还未有网购书籍的习惯吧。

‧‧‧‧‧友人鼎力支持‧‧‧‧‧

我这次出版,在售书方面,十分幸运,得到朋友的支持购买。有些不止买一本,说要帮我向朋友推介。还有一位朋友一下子就帮我卖了九十册。更有一位友人给我鼎力支持,要我给大马六十一间独中毎间寄送两册,共购一百二十二册,书款及邮费全部由他支付。但这一点却不知令我是喜还悲,因为上述的一众购书者,却没有任何一位是摇笔杆的写作人呢!这种现象,不亦可编作《新儒林外史》乎 ?

总而言之,出书容易卖书难!

9/10/2014

钟蕙青同学属题所作画两首


钟蕙青同学属題所作画两首

(一)寻觅桃花源

寻觅桃花源

世道而今挠乱频,
长篙何处觅桃津?
武陵纵若仍堪探,
想亦无方可避秦!

现今举世频频挠乱纷纷,就算长篙泛棹,叫我往哪里还找得到既清静幽美又可避世隐居的桃花源呢?昔日陶潛虚构的理想武陵源就算仍可找到,想来也没法在哪儿避得过乱世呵!

按:避秦指避乱世,见陶潛《桃花源记》。

 

(二)大珠小珠落玉盘

大珠小珠落玉盘

四弦轻拨惹人愁,
一曲琵琶奏汉讴。
掩抑哀音萦翠袖,
明妃千古恨长留!

轻拨四弦就惹人愁思,这一曲琵琶弹出了汉朝的讴调。掩抑的哀音似仍在翠袖之间萦绕,这就使得王昭君留下了千古的恨怨哀愁。

按:明妃,汉朝王昭君。

8/29/2014

敲梦痴言: 痴言憨语----《敲梦痴言》散文集自序

Book_Cover_2014《敲梦痴言》散文集封面
《敲梦痴言》散文集封面



敲梦痴言: 痴言憨语----《敲梦痴言》散文集自序

南洋商报副刊. 商余. 文学
2014-8-25


---我写作有一个原则,是“兴之所至,挥笔而书”,绝对不敢有“为艺术而艺术” 或“为人生而艺术”的大抱负。---


从上世纪五十年代起我就开始涂鸦向报章杂志投稿,这种写作活动,屈指算来差不有一个甲子的历史了。

除了六十年代因醉心于推动文艺活动,在文艺界较为活躍了三几年外,我一直保持低调,跟文友亦鲜少交往应酬,因此别说知名度,在文艺界就连在意我名字的人也很少,那就只好默处于小子之列了。

兴之所至挥笔而书

我写作有一个原则,是“兴之所至,挥笔而书”,绝对不敢有“为艺术而艺术” 或“为人生而艺术”的大抱负。最大的目的是“抒胸中块垒,藉笔底自娛”。倘偶一不慎,自娛之外娛及别人,那就纯属是意外了。

“为艺术而艺术”的文字可能会流于花巧;而那种强调“社会和人生因之改善、因之进步”的“为人生而艺术”写作,又会为某种特设的创作动机而桎梏着,因此两种都非我写作的初衷。

我的个性就是喜欢随性自在的写,举凡所见所闻或有所感触,我就把它们化成文字。但“随性”却并非“随便”。我会为自己的作品花心机、做功课、蒐故事,然后把情节筛选、沉淀下来才作定稿。我讨厌滥竽充数的文字。如果要投稿,我为自己设下定限,定下三个原则:对得起自己、对得起编辑、对得起读者。

我常把自己的文字当作“痴言”看待,因为自己缺的是艺术细胞,未能写出大块文章;同时它又未必会使社会和人生因之改善、因之进步,故此只是一些痴言憨语而已。这种随性自在而写的文字,有时出诸语体白话文,有时又出诸半文言半白话的写法,时而更加插了非文艺主流的诗、词、骈、赋,此非“痴言”者何也?

儿子越洋编审及校对

这次我把这几年在《敲梦痴言》专栏发表过的文章,选了三分之二的文稿结集出版时,儿子肇航越洋为我辛劳编审及校对,整理去芜后,我把文章分成十辑:《品味人生》写个人经厉;《天伦漫叙》写天伦之乐;《师友情谊》写师友交谊;《天涯鸿爪》写游踪屐痕;《世情漫说》写感触感悟;《人生杂语》写议论人情;《文事赘谈》写文学关情;《文士钩遗》写文人轶事;《文白抒情》写悱恻缠绵;《花草寄情》写人间花草。

除了《文白抒情》这一辑,书内各辑文章不外是写我自己的事情。《文白抒情》收录了十五篇文稿,首两篇是阐说写这辑文章的缘起,而最后九篇文章虽多以第一人称行文,却非笔者之亲身经历,故事内容全属虚构。

回顾创作历程,由于资质所限,至今仍未有佳作。我想借一枝生花五色笔来创作,可是自知并非大器,一切都属徒劳。可叹未能创作出优美的篇章,真有恨铁不成钢之憾。经历过七十载风霜,也写过上千篇像糟粕般的诗与文。可是玩味曾经写过的篇章,却醒觉没有足以惊人的句语,就姑且把它当作痴言来自己嚎诵吧。诗云:

欲借生花五色毫,知非大器枉徒劳。
艺怜未出佳篇什,铁恨难成利钢刀。
七十韶光尘与土,一千文字粕兼糟。
笔端省乏惊人语,聊作痴言自唱嚎。

 

按:读者如欲购买《敲梦痴言》散文集,可按下列网购(Online shopping)网址网购:

http://www.youbeli.com

或到:

吉隆坡苏丹街63号C"商务上海联合书局"门市部购买。

8/14/2014

題襟四律


周子善、張英傑、董狐筆及徐持慶夫婦怡保雅聚

前排左起張英傑、周子善
後排左起董狐筆、李若梅、徐持慶



題襟四律(有序)

甲午中元,周子善、張英傑、董狐筆及徐持慶夫婦同聚於怡保霹靂洞。後英傑邀宴於江沙路國泰酒樓,於是品酒吟詩,其情樂甚。周郎先吟一律,各人依韻揮筆,共成四章以報知音。

周律

相逢又欲酒頻斟,更願今宵復醉吟。
未見初秋群雁過,同期漸暮眾朋臨。
欣言鶴嶼曾聯句,樂憶妃城共剖心。
舊事前塵何可忘,詩詞繫結好知音。

張律

昨夜迎君酒共斟,今朝有約互高吟。
欣逢怡市晴雲繞,喜見名山雅客臨。
綺夢醒來原幻夢,塵心滌盡是禪心。
佛光朗朗迴環處,靜聽鐘聲並梵音。

董律

和詩步韻豈容斟,筆見高低緊湊吟。
座上三師談笑赴,席中一卒戰兢臨。
尋章屢犯躊躇意,裁句難除急燥心。
前輩揮成精彩曲,我羞無律謝知音。

徐律

醇醪詩韻幾番斟, 品酒題襟浪漫吟。
塵世有緣方可聚, 人間無福怎同臨。
周郎擅詠咸稱首, 張子摛辭眾愜心。
更喜董狐椽筆在, 四章揮就獻知音。

10-8-2014

8/09/2014

裁章卻惜欠君陪


蒋兄子健得知周子善兄自首都来访,而彼在槟城未能参与同聚,故赋来一诗曰:"戏赋一律以赠,工拙不计。"

七月十四鬼门开,庆赞中元客远来。
学问堂堂能互赏,知交鬼鬼喜相陪。
一轮光满盂兰节,千句秋吟大雅才。
树影摇窗山气晚,诗邀李贺暗徘徊。
余仅次韵和成下律:

山城迎客醴樽开,忽接瑶牋入目来。
倒斝独嫌惟我在,裁章卻惜欠君陪。
吟边已到荒鸡月,笔底惭无倚马才。
节至中元何所咏?秋蝉疏柳总低徊。
9-8-2014

7/24/2014

新詩擬古詩


杨白杨兄在面书贴了下录《老朋友见面》一段文字:

《老朋友见面》

岁月无情,人生无常,老朋友要多见面。

7月16日从关丹下新山,经兴楼访研制草药和行医的老友林广昌。

牢里一别,37年没见面,突然出现在他面前。给他一个惊喜。

老友喊道:文波?你就是文波!过来,过来,让我抱抱一下!

(杨白杨。2014年7月21日)

 

 

翌日杨兄再贴下录《老怀》一首新诗:

《老怀》

老友相逢已无泪

热血化为九霄云

人间有戏人间演

缤纷夕阳刷午台

好汉不话当年勇

希望寄在早太阳

纵有冤屈无怨悔

明日青天自然来

(杨白杨。2014年7月22日)

 

 

我读了杨兄的《老怀》新诗,一时兴起,在彼网页上诌了下面一律:

《忝將大作新詩<老怀>轉為近體詩以博吾兄之一粲矣!》

昔年熱血已模糊,老友相逢淚已枯。
虞詐舞臺宣白眼,繽紛河漢燦金烏。
縱多屈辱從無悔,甚少沉寃永不孚。
今日莫談當日勇,且將希望寄東榆。

按:1.金烏:謂日。尤指夕陽,如"金烏西墜"。

2.孚:浮露。

3.東榆:指日出處,喻早上的太陽。

(徐持慶。2014年7月22日)

7/20/2014

馬航巨劫


馬航MH370航機失聯       

天空海闊浩茫茫,一駕凌虛在那方?
昔日歡欣攜爾手,今時苦候斷人腸!
衹因宇內無消息,遂令心中有刺芒。
合十虔誠遙盼望,觀音普渡現慈航。
                    10-3-2014 



馬航遭防空導彈擊落感賦    

凶殘黷武似瘋狂,導彈防空擊馬航。
機爆漫天唯血雨,屍橫遍地祇皮囊。
失聯昔者蹤猶杳,遇襲今時膽更惶。
四月兩番罹巨劫,聞之普世斷柔腸!
                    18-7-2014

6/08/2014

适耕庄(Sekinchan)一日游

Sekinchan(2) 3-6-2014 适耕庄(Sekinchan)海滨
 
Sekinchan海边闲憩 3-6-2014
适耕庄海边闲憩
 
Sekinchan(1) 3-6-2014
适耕庄海边"許願樹"
 
Sekinchan 3-6-2014
田中尽是待割的金黄色稻穗,千顷相连,一望无际,煞是壮观
 
适耕庄(Sekinchan)一日游
3-6-2014我与家人到适耕庄(Sekinchan)一日游。适耕庄是渔米之乡,也是我国的重要产稻区,所产稻米占全国总产量的9%。我们参观辗米厂、稻田---6月是收成期,田中尽是待割的金黄色稻穗,千顷相连,一望无际,煞是壮观。接着我们到海边小憇,观赏曾是电影用以拍摄外景的"许愿树",然后到餐馆完成此行的重点目标:吃魚、虾、蟹海鲜。这些海鲜新鲜美味,尝后觉得不虚此行。


 
遊適耕莊      

適耕故茁稼盈莊,
遍野苗黃伴穗黃。
千頃良田連畛陌,
一灣曲水達汪洋。
去糠輾廠饔投產,
逐浪漁人棹出航。
天府之鄉教衆羡,
豐收魚米饌甘香。

 
註:

(1)畛陌:泛指田間的道路。

 
(2):泛指米飯。

 
(3)天府:謂土地肥沃﹑物產富饒之域。

 
由於土地肥沃適宜耕種,故此稼穡長茁得充盈整個村莊,遍野都是金黃色的禾苗伴着金黃色的禾穗。千頃良田一畦一畦地連接着田間的道路,村中更有一灣曲折的河涌直達大海汪洋。所種稻穗送到這兒的輾米廠輾去糠殼後便投產出一粒粒白米,出海捕魚作業的舟棹也隨着潮浪出航。適耕莊這土地肥沃﹑物產富饒之域真教衆人羡慕,豐收的稻產與漁穫饌出魚米的甘香。

                二零一四年六月三日

瓜雪觀螢


瓜雪觀螢
沿河舴艋緩朝前,燈歛聲消值上弦。
熠熠螢光堪飾樹,燐燐蛩翅若摩肩。
夜珠每擬輕羅撲,流彩同誇翡翠妍。
當效丹良通夕烱,敢將明亮暗中傳。
註:
(1)輕羅:這裏代指扇。唐朝詩人杜牧《秋夕》詩:“銀燭秋光冷畫屏,輕羅小扇撲流螢。天階夜色涼如水,臥看牽牛織女星。”
(2)丹良:螢的别名。
今夜我們的舴艋小舟沿着瓜拉雪蘭莪的河岸緩慢地朝前駛去,舟子告訴我們不可亮燈,亦不可張聲高語,今晚正值初五的上弦之夜。熠熠螢光把樹叢裝飾得很美,帶着燐光的螢翅和我們擦肩而過。我們每想把那一似夜明珠般的流螢用小扇撲入掌中,那流光耀彩般的螢火足以誇耀成跟翡翠般絢麗。我們應當仿效螢火虫一樣通宵烱烱放亮,敢敢將光明從黑暗中傳放出去。
2-6-2014 于瓜拉雪蘭莪

瓜雪餵鹰、观萤

Kuala Selangor 看餵鷹 2-6-2014 鹰群闻到肉味,麕集而至,冲向海面

 

Kuala Selangor 看餵鷹(1) 2-6-2014
鹰爪抓住肉块急速飞上天空,然后缩爪低头啄吃爪上的肉块

 

Kuala Selangor 看餵鷹2-6-2014
看着天空海面群鹰乱舞,爭吃肉块,煞是奇观

 

瓜雪餵鹰、觀螢

2-6-2014我与家人到Kuala Selangor看萤火虫及出海看餵鹰。当晚我们乘小艇沿河岸前进看萤,时为初一晚上9.30pm,只见岸上树丛萤光熠熠,好像一株株布满小灯泡的圣诞树一般,煞是好看。当日白天,我们乘坐机动小船出到靠近公海去看餵鹰,舵手先倒一些肉块在海面吸引麻鹰,鹰群闻到肉味,在1、2分钟内就麕集而至,冲向海面,以鹰爪抓住肉块急速飞上天空,然后缩爪低头啄吃爪上的肉块。看着天空海面群鹰乱舞,爭吃肉块,煞是奇观!

5/31/2014

盼甘棠


盼甘棠

文武官僚盡瘴煙,貪婪輕諾復專權。
善根障眼全無物,利慾薰心衹有錢。
財厚終須歸馬鬣,德虧那得葬牛眠。
哀哀敢向蒼天叩,惠政甘棠孰再延?
註:
(1)善根:佛教指人所以能為善的根性。

(2)馬鬛:墳墓封土的一種形狀。亦指墳墓。

(3)牛眠:即牛眠地,指卜葬的吉地。典出《晉書•周訪傳》:初,陶侃微時,丁艱,將葬,家中忽失牛而不知所在。遇一老父,謂曰:“前崗見一牛眠山污中,其地若葬,位極人臣矣。”

(4)甘棠:《史記‧燕召公世家》載:周宣王時的大臣召公,在巡行各地時,都在路邊的甘棠樹下搭個草棚辦公、過夜;召公死後,老百姓很懷念他,因對召公德政感戴,對召公憩息過的甘棠樹亦愛護有加,不忍砍伐,並作《甘棠詩》歌詠之。後世因用“甘棠”、“甘棠遺愛”、“棠樹遺風”等作為稱讚好官、美政的頌詞。

文武官僚盡是一團團的汚煙瘴氣,像山林中濕熱蒸鬱能致人病虐的有毒氣體。他們貪婪、言而無信,更復專權。可以行善的事情他們似是瞎了眼全都視為無物,他們利慾薰心眼中衹看到錢。一個人儘管積聚了如何豐厚的財帛,終有一天會一無所有地離開塵世。那些有虧德行、幹盡陰隲的人又怎會卜葬在得享福蔭的牛眠吉地呢?哀哀敢向蒼天扣問,好像周宣王時的大臣召公那樣的好官、美政又有誰再去延續呢?

31-5-2014

5/05/2014

下列諸詩依庭輝兄各詩原题、原意、原韻和成


下列諸詩依庭輝兄各詩原题、原意、原韻和成      

<神州奇观>
百年道德了無痕,造假欺心逐利昏。
弟子家規朱子訓,神州黎庶未曾温。    

過河當日鄧公語,不死如今毛氏魂。
天下为公仍彼岸,三民主義豈曾恩。

< 邓公.主席>
廿載鄧公魂已渺,於今黎庶尚人魚。
特區倡導宜先富,奚料貪污滿道衢。

鄧公志向神州震,主席當年亦不虚。
兩兩於兹泉下會,想當設計把貪拘。

<往日,今朝>
管他陰隲罪過,我自富貴神仙。
往日三反躍進,今朝誰去陪癫?

<各自肥>
刮得民脂一己肥,滿囊盛載不思歸。
管他老習查家宅,我自登機海外飛。

<毛主席>
文化當年倡革命,無辜受死足盈車。
七過三功純謬論,未知所據是何科。

<刘少奇>
入死出生肩與並,劉公策略世稱奇。
一言謬陷编成右,不理天心只為私。      

<先己>
人人為己何曾怪,只為私家不為公。
主義三民何物也?我囊先飽管他空。
                                    
30-4-2014於澳洲悉尼旅次
-----------------------------------------------------


附李庭輝原作:
徐兄,邓小平路线和毛泽东路线,两者都有阴有阳,即有利有弊, 小弟对这个issue, 也曾有过一些感想:

<神州奇观>
百年烟梦去无痕(1),日月沉埋大地昏。
竞进贪婪肠肚冷,钓居奇货舌唇温。

上皇帘后摸河石(2) ,主席棺中哭断魂(3) 。
天下为公言久矣,鲜仁寡义在基恩(4)

(1)从康有为到孙文到毛泽东,百年左右,都梦想创建大同世界.
(2)邓小平唱摸着石头过河
(3)主席=毛泽东
(4)基恩=genes

< 邓公.主席>
今日神州言道义,愚人缘木竟求鱼。
蚊子苍蝇盈宇宙,金银珠宝塞心衢。

"人人为我"真天意,"我为人人"实子虚。
一悟邓公非小可, 路迷主席纸张拘。

<往日,今朝>
往日喊诛鬼怪,今朝拜作天仙。
非因他变头脸,我自追钱发癫。

<各自肥>
世道今呼各自肥,私心泛滥已无归。
老耶(1)少马(2)踢棺哭,鬼怪妖魔鼓掌飞。

(1)即耶苏
(2)即马克斯
[两条犹太佬拖着世界转]

<毛主席>
不放不开不改革,闭门我自造奇车。
大同世界此间始,辟地开天夸特科。

<刘少奇>
为民为国神明见,入死出生刘少奇。
左倾冒进万千弊,釜底抽薪岂有私。

<先己>
今时方晓众先己,天下前闻要为公。
国父(=孙文)桃源(=天下为公)党(=国民党) 力唱,毛哥(毛泽东)猛试一场空。

[苏联也一场空]
[俗语有云:"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5/01/2014

消费税


消费税      

苛征消费慄兼寒,
割肺阉脾又剁肝。
一令施行抽百物,
小民唯有泪阑干。

(按:阑干:指纵横交错貌。)
                          
1-5-2014於澳洲悉尼旅次    

4/29/2014

澳洲邦代海灘

澳洲邦代海灘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邦迪海灘(Bondi Beach)是澳洲著名的海灘,在悉尼商業中心區以東約7公里。

邦迪在澳洲土著語裏意為“碎石浪”,即謂“擊碎在岩石上的浪花”。邦迪海灘長達1公里,沿岸濺捲著浪花、拍擊著懸崖巨石的礁岸,藍色的大海與潔白的浪花交相輝映,美麗絕倫,“碎石浪”一詞非常恰當地描述了這個海灘的情致。邦迪海灘浪美天藍,汩汩的濤聲絶不影響海灘平靜有序的環境,它的美,美得無法形容,只能用五星級指數來表達它的絕倫美艷。

站在海邊的懸崖巨石上,遠遠看見海灘上盡是散布著觀光客,游人在藍天白雲下戲水或緩跑、談情或休憇,這時你會身心舒暢,頓忘塵慮,以為自己到了世外桃源。

碧海藍天望渺漫,
懸崖繞岸一長灘。
浪花碎石稱邦迪,
濤湧波翻濺白瀾。
                                                                             
27-4-2014於澳洲悉尼旅次

遊獵人谷後讀舊作:《醉》

遊獵人谷後讀舊作:《醉》

(最宜以廣州話讀)
 
滔滔濁世偏宜醉!我欲眠,君且去,不求獨醒求獨睡。楚三閭,蘇世不隨波,卻求獨醒眾皆醉。行吟澤畔,效彭咸,愚昧何其最。憐乎郁夫子,醉鞭名馬,情多又把美人累。且待我,澄俗慮,把盞閑吟茅軒裏,管他玉山頹。一壺佳釀,滿櫥詩萃,且逍遙物外,壺中渡歲。
 
註:
﹙1﹚楚三閭:屈原曾任楚国三閭大夫一職。
 
﹙2﹚彭咸:東漢王逸說:屈原是“效彭咸沉身於淵”。彭咸者,乃颛顼的後世子孫,是個胸懷大志、剛正不阿、不從流俗,終投汨羅而歿的人。屈原與其遭遇有所相似,这使屈原對他懷有很深的感情,並在作品中屢屢提及,如“願依彭咸之遺則”、“吾將從彭咸之所居”等。彭咸既投汨羅,屈原遂亦從之。
 
﹙3﹚玉山頹:比喻人醉倒。玉山,是頭的別名。頹,是衰頹。參見《幼學瓊林•卷二•身體類》:“心慌曰靈臺亂;醉倒曰玉山頹。”唐代丘悦《三国典略•卷三八○》:“嵇叔夜之為人,其醉也,隗峨如玉山之将颓。”

﹙4﹚ 郁夫子:郁達夫。郁有詩句:“ 曾因酒醉鞭名马,生怕情多累美人。”

悉尼獵人谷品酒


悉尼獵人谷品酒

1.

2.

 

4.

 

3.

 

5.

 

6.

 

7.

 

8.

 

9.

 

澳洲悉尼獵人谷(Hunter Valley),位於悉尼東北部160公里的河谷葡萄產區,它是一片面積千頃、而土壤與氣候都適合種植釀酒葡萄的葡萄園莊所在地。園内酒莊林立,那120多家鱗次櫛比的酒莊都在各自園内設有專賣店,售賣本身酒莊釀製的葡萄佳釀。店内擺滿各式各樣的紅、白葡萄酒,並請有專人侍飲,無限量地免費讓來客選嘗品味以招徠生意,倘當年唐朝的李白到此又該有何等的一番風采呢?我也逐莊逐莊地去品個不亦乐乎,險些颓倒。由於舉杯多了,頭腦也就有些兒混沌,因此所寫的旅遊詩句也在酒意朦朧中詠成。可惜的是,我到獵人谷時已過了葡萄採收季節,各園葡萄樹的枝葉都被修剪得短簇簇,未能一睹盛產時的壯觀面貎。

獵谷遥思太白風,遠來衹為品樽中。
醇醪盞盞迷嘗客,酒滘莊莊競釀功。
最是斝甌淪混沌,遂教詩句陷朦朧。
舌根回味盈觴盡,險醉貪杯一老翁。

21-4-2012
於澳洲悉尼旅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