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7/2016

第二届東亞漢詩國際學術研討會






第二届東亞漢詩國際學術研討會

今年年中,我旅居美國,接到馬來西亞漢學研究會創會會長余曆雄博士之邀,要我出席在臺灣主辦的「第二届東亞漢詩國際學術研討會」,並囑我在會上發表論文。是項會議由臺灣中正大學的臺灣文學與創意應用研究所主辦,並由馬來西亞漢學研究會協辦。

當時我想把在腹中醖釀已久的一篇文字:《溟社史料及其定位考辨》提呈作為與會論文。然而接到邀請時我人在美國。而涉及該論文的一切文本及資料,均存放在怡保家中書齋之内,因此欲寫而無由。

會議在十二月十一日舉行,而我在十一月四日才從美國返回大馬,而同月廿七日我又得因事必須前往香港及廣州。於是在匆匆的一周時間内趕寫了一篇有關《溟社》的萬餘字論文交到臺灣,總算對主辦方有所交待了。

出席這次會議的大馬團隊有余曆雄博士、辛金順博士、譚勇輝博士、莫順生及本人。這次會議給我留下了深刻及良好的印象。我十分欣賞主辦方由江寶釵教授領銜,並由中正大學諸子協力促成的這次會議辦得非常出色,使我們有一次難忘的愉快聚會,並有機會同場研討漢詩,以及跟專家學者聆教詩學。席間大家感情融洽,翰墨留香。為了記述這次難忘的愉快聚會,謹賦一律如下以纪其事:

賦第二届東亞漢詩國際學術研討會

同臨中正聚黌堂,
東亞詩壇獻典章。
立論篇篇熬腦髓,
行文字字琢珪璋。
莫忘此日盟情暖,
合記今宵翰墨香。
此會寶釵同等貴,
功歸誰屬眾推江。

註:尾聯「江」字用孤雁出群格。

大家蒞臨臺灣嘉義中正大學同聚一堂,參加「第二届東亞漢詩國際學術研討會」獻上典章。篇篇立論都絞盡腦汁才熬煉出來,行文字字都琢磨得像瑰玉般發出彩光。莫忘今日彼此温暖的盟情,更應記取今宵翰墨的馨香。這次聚會等同獲得寶物與金釵一般珍貴,而這次聚會最大的功勞歸屬誰人?大家異口同聲都推舉的是江(寶釵) 教授呵。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一日於臺灣嘉義中正大學


12/24/2016

參觀養鴨養魚農場














參觀養鴨養魚農場

十一月廿八至三十日,挈内子、女兒及孫女,至南海獅山羅洞村拜訪姑表弟妹,蒙他們摯誠招待,渡過一個愉快的假期。
廿九日,老表灼庭、金庭、燕瑜等率領家人帶我們参觀榮彬、榮威表侄昆仲經營的養鴨養魚農場。我們分乘四部轎車,浩浩蕩蕩從羅洞村出發,經過約四十分鐘車程才抵達目的地。

這個農場亙連四百餘畝,放眼盡是粼粼相接的一個連一個的漁塘。潭邊灘畔鴨群堆成白茫茫的一片,壯觀極了。潭中又見魚群浮游水面,張口搶呷漁糠,煞是奇觀!在我要求之下,表侄榮威撑了一篙舢舨尋覓魚踪,表弟灼庭負責撒網捕魚。數網抛下,拉起了不少漁穫。

站在這個農場上,秋風颯颯吹來,處此吹面不寒的天氣,使人感到十分舒暢。這裏遠離了都市的塵囂,卻揚溢着一股濃郁的田園風味,使人頓生回歸大自然的感覺。處此環境,真教人有樂不思蜀而願終老於斯的愉快期盼,於是不期然詩興來了,賦成下律:

郊野相連百畝塘,
豢禽灘畔白茫茫。
更無廛市煙塵蕩,
自有田園風味揚。
舢舨一篙尋魚去,
綸罾數網獲鮮嚐。
涮毛浮浪𥻘𥻘處,
尚見群鱸搶呷糠。

註:
(1)廛:市宅也。

(2)綸罾:綸,釣魚用的線。罾 zēng, 古代一種用木棍或竹竿做支架的方形魚網。

這片郊野相連數百畝的池塘,豢養着的鴨群在潭灘岸畔堆成白茫茫的一片。這裏沒有市廛中滾滾蕩漾的煙塵,卻揚溢着濃郁的田園風味。榮威撑了一竿舢舨去尋找魚的踪跡,接着灼庭表弟數網抛撒下去,結果捕獲不少可作餐嚐的鮮魚。在鴨兒𥻘𥻘浮浪冲刷羽毛之處,尚可見到一群群的鱸魚搶吃漁糠。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廿九日於南海羅洞村

12/23/2016

穷家女与贵妇人

穷家女与贵妇人
【德州寄简】 徐持庆
南洋商报副刊•商余•文学
2016-10-07

用典是指在诗文作品中,引用古书中的故事或有出处的词句。用典可通过举出的事实加強诗文的说服力,从而使读者获得联想的满足。

很多人就是反对用典。上回与众诗友聚谈,一位诗友对我说:“徐兄,我不喜欢读你的诗,因为你写诗用典而我又看不懂。”我说:“我每诗倘有用典,必于诗后附有注释,何以会看不懂呢?”他说要看注释太麻烦,干脆就懒去碰了。这番话可真足以令我三省。但想到该诗友竟連现成的注释都懒得翻看,又怎能要求他涉猎浩瀚的典籍來累积文化与学养呢?试问又如何能写出有深度的诗作呢?

老夫本着三省吾身的精神,马上在浩瀚的书海里寻求名家古人对用典的看法。

钱钟书在《围城》第三章中借曹元朗的口说:“诗有出典,给识货人看,愈觉得滋味浓厚,读着一首诗就联想到无数诗来烘云托月。”要像钱钟书所说的“诗有出典”,写诗的人就要有文化的累积,也就必须涉猎浩瀚的书籍与典册,能如此,落笔才会表现出文化的素质。诗人不但要有个人的才气,还需积累学识,如果仅靠个人才气,表现一定有限,因为个人才气绝不能与整个浩瀚的文化相比。

·····才气主宰,学识辅佐·····


刘勰在他的《文心雕龙》第三十八篇强调“才为盟主,学为辅佐,主佐合德,文采必霸”。意思是说才气是主宰,学识是辅佐,主宰和辅佐配合得好,作品一定有文采而能称雄一时。有才气的擅于摛情遣藻,有学问的在创作中才易于引事明义。学问不够,文辞虽美也很少有成功的作品。

李清照在她所著的《词论》说:“秦即专主情致,而少故实。譬如贫家美女,虽极妍丽丰逸,而终乏富贵态。”意思是说秦观的词虽致力于婉约、情深,却少了典故、史实,就像一个贫穷人家的美女,虽然长得很漂亮,打扮也很时尚,但骨子里却始终缺乏那种与生俱来的富贵气态。

宋代陈师道《后山诗话》:“子瞻谓孟浩然之诗,韵高而才短,如造内法酒手而无材料尔。”即谓苏轼说孟浩然诗韵高,并将孟喻为“酿制宫廷御酒的高手”,这是很高的评价,但他仍然诟病孟浩然有才短和无学养之疵呀

奉劝有志写诗的同道,切记勤修典籍,累积与充实知识学养,因为要写出好诗是要经过一番淬砺与烹熬的。




11/12/2016

2016馬來西亞中國古典詩歌國際學術研討會會上應邀即席賦此



2016馬來西亞中國古典詩歌國際學術研討會會上應邀即席賦此


八方來雅客,拉曼聚群英。
四美今朝具,二難當席並。
人才精且俊,文論辟而菁。
傾蓋何其幸,班荊道故情。


註:

 1)四美:指良辰、美景、賞心、樂事。

 2)二難:指賢主,嘉賓。

 3)當席:席,坐席。當席,當時的坐席。

 4)辟而菁:辟,透徹。菁,華麗,華彩。

 5)傾蓋:指途中相遇,停車交談,雙方車蓋往一起傾斜。形容一見如故或偶然的接觸。

 6)班荊道故:班:鋪開;道:敘說。用荊鋪在地上坐在上面談說過去的事情。形容老朋友在路上碰到了,坐下來談談別後的情況。


雅客自八方到來,拉曼大學聚集了一群英彥。今天可算是具備了良辰、美景、賞心、樂事這四美。當時坐席上的盡是賢主嘉賓。聚在這兒的人才精明且俊秀,他們的文論又是這麼地精辟透徹而且具有華彩。大家何其幸運得以在此相逢,一見如故;以前就相識的老朋友又在此碰到了,大家又可坐下來暢談別後的情況。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六日

10/27/2016

放然方家連番贈詩,賦此以酬


 
    放然方家連番贈詩,賦此以酬             


(
其一)
我愛君詩音似韶,直應演作李龜年。
深深感銘連番贈,和罷猶慚祇劣篇。

註:
(1)
韶:古樂曲名,指極美妙及極令人嚮往的音樂。《論語·述而篇》:“子在齊聞韶,三月不知肉味。”


(2)
李龜年:中國唐朝音樂家,善歌,能演奏,又能作曲。

 
    我喜愛你的詩作,音韻美得像韶樂,真應像李龜年般將它作曲演奏。深深感銘連番給我贈詩,和罷你的贈詩,總慚愧地覺得自己的和詩和你相比祇是劣篇而已。

 
 (其二)
典入詩中非炫典,典隨筆落不由人。
平鋪故實皆宜用,最要毫端意境真。

 
我常以典入詩,但绝非以典炫耀,因為我寫詩時典實往往句隨筆出,似乎不由得我自行控制。其實寫詩時用平鋪直叙或以典故明義兩種都適宜應用,最重要的是筆端要寫出真善的意境來。


2016-10-25
於美國德州翦茗齋

 

附放然原詩:

《再贈徐持慶詞長》--放然羅禮耕

 (其一)

早已聞名雷貫耳,緣慳一面十多年。
而今有幸成詩友,研句談詞還論篇。

(其二)

亦師亦友徐前輩,用典詩壇第一人。
博學如君椽筆健,隨心寫出感情真。

 

 

 

10/16/2016

周郎贈詩二章,賦此以酬



周郎贈詩二章,賦此以酬   

揮毫詩立就,知爾墨池寬。
舉盞常嫌慢,聯章未怯難。
何曾攀富貴?但曉守清寒。
次韻匆匆和,留君細細看。

 
羡慕你一動筆就能立馬寫就詩章,知你經綸滿腹博學多才。你對飲常嫌慢,聯章在你來説亦非難事。你何曾攀夤富貴?你但曉堅守清寒。我匆匆和韻寫成此詩,留給你細細斧評。

 

()
 
既與同吟夏,攜壺亦冶春。
唯求耽漢賦,難作避秦人。
詩似蠶纏繭,名猶鎖錮身。
琴書常自樂,捨此更誰親。

 
註:

1﹚避秦:晉陶潛《桃花源記》:「先世避秦時亂,率妻子邑人,來此絕境,不復出焉。」後比喻逃離暴政及黑暗的現實社會的迫害。

 
我俩既曾吟夏,亦曾飲酒遊春。目前我們衹能耽於賦詠吟詩,卻很難逃離黑暗的現實社會的氛圍。耽詩就似春蠶作繭自纏。警剔呵,如果再好名就如同以鎖錮身了。我常以琴書自樂,捨此更無别事了。

 
2016-10-14於美國德州翦茗齋

 

10/13/2016

第五場

 
第五場
 
聞凈選盟將舉辦第五場政治改制訴求集會賦此
 
那懼紅衫恣意狂,
為求改制鼓旗張。
黃花昔綻香猶在,
黑幕今掀臭怎藏。
敢以捋鬚驚吏治,
故邀攜手築人牆。
何當共作終南士,
仗劍懲魔第五場。
 
註:

(1)捋鬚:指捋虎鬚,喻撩撥强有力者,謂冒風險。

(2)終南道:指終南進士鍾馗。鍾馗是中國著名的民間神祗之一,為唐代陝西戶縣終南山人,唐朝德宗年間曾中進士,故人稱終南進士。他的主要職能是仗劍捉鬼驅魔。
 
那懼他紅衫軍恣意癲狂,為求政治改制,凈選盟又重張旗鼓舉辦第五場集會。前些時舉辦的四場身穿黃衣的集會,其壯舉餘香至今猶為人津津樂道,這次集會務必掀開黑幕,不讓幕后的臭史慝藏。希望這次捋虎鬚的集會能驚翻吏治,故此呼吁大家一起來攜手築成集會人牆。何妨共同仿效終南進士鍾馗一樣,齊來仗劍懲魔,參與這第五場的政治改制訴求集會。
 
2016-10-7於美國德州翦茗齋
 
 

10/11/2016

蜩螗


蜩螗  
 
沉淪欲挽幟重張,
淨選遊行第五場。
底甚民情咆虎豹?
衹因國事陷蜩螗。
黃裳六路傳薪火,
紅服三星蔑紀綱。
官署衙差當日在,
竟然袖手任猖狂。
 
註:

(1)淨選遊行第五場:淨選盟(Bersih,是大馬一個非政府的社運組織團體,中文譯作“乾淨及公平選舉聯盟” ,簡稱“淨選盟”)宣布,將在20161119日舉行5.0大集會,以抗議一馬公司醜聞,要求首相納吉下台,並提出五大改革體制訴求:一、干淨選舉。二、干淨政府。三、議會民主。四、異議權利。五、賦權沙砂。

(2)咆:猛獸怒吼,亦形容人的暴怒喊叫。

(3)蜩螗:蜩,蟬;螗,蟬的一種。蜩、螗均為蟬的別名,以蟬噪引伸為紛亂沸嘈,用以形容國事動蕩不安。

(4)黃裳六路傳薪火:黃裳,指穿黃衣的凈選盟隊伍。六路傳薪火,淨選盟5.0集會在全國6個地點作為期7周的火炬傳遞活動,這些地點包括哥打峇魯、新山、玻璃市、山打根、美里和紅土坎。

(5)紅服三星蔑紀綱:紅服,指穿紅衣的親巫統隊伍,—般稱為紅衫軍。三星,即馬來語Samseng的譯音,指流氓、惡棍、歹徒、無賴、私會黨徒。蔑紀綱,淨選盟在全馬各地啟動火炬行,紅衫軍舉行反制示威。火炬行其間,紅衫軍蔑視法紀,以暴力襲擊淨選盟傳遞火炬的隊伍。據網媒《當今大馬》報道:“淨選盟火炬隊上周六(2016108)在各地遭到紅衫軍挑舋及攻擊,雪州沙白安南兩名淨選盟支持者摩托騎士遭攻擊,不但遭蛋襲,其中一名更被踢頭”。

(6)竟然袖手任猖狂:據《當今大馬》報導,淨選盟秘書處成員曼迪星投訴,火炬隊在紅土坎聚集之時,遭紅衫軍暴力襲擊,而警方當時雖在現場,但對此一切卻視若無睹。

    因欲挽救國家沉淪,淨選盟重張旗幟,舉行第五場(5.0)民眾遊行大集會。為甚麼民情似虎豹般暴怒喊叫?衹因國事已陷入動蕩不安的局面。穿黃衣的凈選盟隊伍分六路傳遞訴求火炬,卻遭蔑視法紀、流氓無賴般的紅衫軍以暴力襲擊。事發時警方雖在現場,但對此一切卻袖手旁觀、視若無睹,任由這些流氓惡棍恣意猖狂。

          2016-10-6於美國德州翦茗齋

10/09/2016

新诗与简体诗词



《簡體詩詞一百首》书影

《古風新韻凝詩香》书影



新诗与简体诗词

【德州寄简】 徐持庆

南洋商报副刊•商余•文学2016-10-07


我的《简体诗词的构想》一文发表后,有读者问我新诗与简体诗词的分别。就似当年我们倡议简体诗词创作之初,很多想创作的作者也曾提出过相同的问题。

当年為使他们明白两者的异同,我们三位倡议简体诗词的始创人,即高亦涵、谭雅内、徐持庆联合出版了—册《簡體詩詞一百首》,作为他们的参考素材。

新诗是1919年五四运动的产物,而我们却发现在五四之前,李叔同在1915年就已创作过一首简体诗词《送别》,且历经百年传诵不衰。

 
在讲述两者的分别之前,让我们先读朱自清的新诗《灯光》及李叔同的简体诗词《送别》。

 朱自清的新诗《灯光》

 那泱泱的黑暗中熠耀着的,
一颗黄黄的灯光呵,
我将由你的熠耀里,
凝视她明媚的双眼。

李叔同的简体诗词《送别》。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
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一壶浊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

    从朱诗我们了解到新诗是没有格律规范的,诗句用语体文字创作,句尾不须押韵,因此缺少了传统古典汉诗的韵味(我并不低贬新诗,反而肯定与认同新诗的创作艺术)

    李叔同的《送别》并非传统的格律诗词,而是简体诗词,并不依照古代詞牌,是自由的创作体,完全不受格律的规范。它是以传统诗词的语汇来创作,句尾用顺吻的字(非诗韵)来叶押,很有传统古典汉诗的韵味。

这就是新诗与简体诗词的异同之处,但两者都一样不受格律规范、自由挥写而甚易创作。
 
·····成立网上创作社·····
 
当年高亦涵教授与我曾多次赴中国及香港参加《中华诗词研讨会》及《香港旧体文学国际研讨会》,发表有关创作简体诗词的论文,并主持讲座以推广简体诗词的创作。后又得台湾中华传统诗词网站的支持及推介。跟着我们又成立网上的〈简而不陋詩社〉创作社课,一时甚多中国、港台、星马及美洲诗坛作者响应创作。

经过多年的推广,我们选收了56位简体诗词作者的283首作品,由高亦涵主编,在20098月交北京九州出版社出版了一册《古風新韻凝詩香》诗集,向大家交待简体诗词的创作成绩。

希望大家都来尝试创作简体诗词,使这种介乎传统与语体之间的诗歌、不必依照旧诗词曲谱但却具有古典韵味的诗词体裁得以薪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