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9/2017

曲靖賞花

遙奔曲靖賞群芳



海棠道上又重逢




海棠花下四佳姝




櫻花樹底有鴛鴦




怒放的櫻花




櫻蕊棠芯鬦艷忙




大樹杜鵑襯紅娤




萬薇薇(),我暨南大學碩士班的同學,現執教於曲靖大學。




大樹杜鵑,樹高丈餘,每尕花有碗口大小,紅彤彤的開滿一樹,煞是好看!




大樹杜鵑朵朵妍!




曲靖賞花

遙奔曲靖賞群芳,
櫻蕊棠芯鬦艷忙。
更有杜鵑紅大樹,
皤翁今作探花郎。

遙奔曲靖,為了欣賞春天的各色花卉,祇見櫻花跟海棠相互爭妍鬦麗。轉入盛放得紅彤彤的大樹杜鵑叢裏,使我這老翁頓時變作了探花郎。

二零一七年三月十九日








4/25/2017

翠湖双探








翠湖结伴作春遊



榭影楼阴收眼底



数堤曲岸颺青柳



几亩横塘舞白鸥




几亩横塘舞白鸥





翠湖双探
【生活随笔】:徐持庆
南洋商报副刊.商余.文学
2017-4-22


我夫妇与友人结伴到云南作自由行。我们先到昆明的一级景点翠湖公园作春遊。

我们徏步翠湖,刚巧遇到成千上万、从西伯利亚飞来避寒的红嘴白鸥栖息湖上。园内游人摩肩接背,湖岸围栏之畔近乎万人空巷,哗声四溢,向着湖心的白鸥嘶声呼喊,投掷干粮食物,引动群鸥竞舞。

   呼声惊起群鸥,群鸥飞来抢吃,满湖游弋的白鸥在这几亩横塘之上翩跹飘掠,漫天飞舞,煞属奇观。

观赏翠湖群鸥飞掠的景致,已经成了昆明的一张名片了,有幸我们及时赶上这场盛会。听说白鸥将在周内便会离湖北返。这次“白鸥之约”原本并没在我们游程之内,可説是不期而遇,是一次愉悦的邂逅,是一场浪漫的相逢!这些飞舞的小精灵给春城带来了无比隽美的景致,也给我们带来了无限的欢愉。

撇开娱人的白鸥观赏,翠湖的景致更是赏心悦目。园中水榭的倒影在湖心盪漾摇曳、楼台在柳阴深处若隐若现,园林的雅致尽收眼底。荫堤嘉树,掠水轻禽,映印心头的尽是优美景色。睡莲浮泛在涟涟的水面上,成群的锦鲤湖中浮游,在萍叶之间畅泳,呷浪嬉戏,我虽非庄子般身在濠梁之上,也知游鱼之乐。数堤曲岸栽遍青青杨柳,蕾芽初发,柳绺飘颺,也飘走了我们的俗虑尘嚣。

昆明的翠湖貌似杭州的西湖,两湖的景色相似得犹如姊妹,风光无限旖旎,惹人流连,我写了一诗:

翠湖结伴作春遊,潋滟昆明景色优。
榭影楼阴收眼底,萍涟鲤浪映心头。
数堤曲岸颺青柳,几亩横塘舞白鸥。
貌似西泠犹姊妹,风光无限惹淹留。

当我们续程游完曲靖与丽江,一周之后,再探翠湖。

非常遗憾,再次探园,潭中鸥影尽已渺然。由于缺少了鸥群舞浪,周前湧湧的游客,如今显得疏落。当我们初次探园时,柳线才刚初蕾,今日却已到处杨花绽尽,只见柳絮飞棉,轻飘的柳絮洒得游人满头沾粉,池面泛白。园中景色,跟周前探园相比,直似白云苍狗,变化之速,真使人惊叹世事之变幻无常。我又写了一诗:

翠湖两探再流连,鸥影潭中已渺然。
因乏翩翩禽舞浪,故无湧湧客临渊。
当时柳线芽初蕾,今日杨花絮尽棉。
景色瞬间云狗变,悟知世事幻如烟。



2/16/2017

夕阳在我亦朝阳






夕阳在我亦朝阳

【生活随笔】徐持庆
南洋商报副刊·商余·文学
2016-2-11



朝东斗柄报春临,元日欣欣接德禽。北斗星的斗柄已朝向东方,它告诉我们春节经已降临,大家都在元旦欣喜地迎接鸡年。光阴易逝,一声啼破万山云,鸡年这就已降临了。


鸡年于始,就先写些跟鸡有关的诗句。


白居易说:“黄鸡催晓丑时鸣,白日催年酉前没。腰间红绶系未稳,镜里朱颜看已失。”他感叹黄鸡催晓,白日催年。在黄鸡的叫声、白昼的轮回中,朱颜易失,白居易因此发出了人生无奈的慨叹。


可是苏东坡却是一位极富正能量的词人。他说:“谁道人生无再少?门前流水尚能西。休将白发唱黄鸡。”他反白居易诗意而出,乐观旷达地说:人们都说春水向东流,可我老苏认为门前流水总有一天也能向西流,人生为何就不能“再少”呢?不要在老年时感叹年寿无多呵。苏东坡热爱生活、积极乐观,他认为只要心态良好,人生就会反老还童。


(按:“白发”,指年老。“黄鸡”,指年华易逝的感慨。)


在此迎春之际,我们年老一辈的应有“黄昏不失璀璨,桑榆更具生机”的心态。

我常写些诗来自勉,我认为千万不要因年纪老大就以为自己不能再有所作为,我岂是到人间来胡混一场的人?我用诗篇来吟诵晚景,我要积极地用诗笔留住无限美好的晚岁时光!我在《挽斜阳》一诗中写道:


勿因白首笑冯唐,我岂人间浪一场?
且向诗边吟晚景,直教笔底挽斜阳。


我勉励自己,不必担心年老,虽知姜太公八十岁得遇周文王,伐纣而有天下,八十岁尚能建功立业咧。


我认为逝去的年华有如醇醪美酒,值得好好回味品尝。年轻时的青鬓何妨任他变成现在的雪鬓,反正夕阳在我看来亦是朝阳。年轻人跟我们老一辈的比较,年轻人就像从枝上刚采下的新茶叶,茶味会偏於稀淡而不够香浓;老年人却像贮在酒滘中的陈年老酿会加倍香醇。我以花甲之年尚且在暨南大学进修了三载,谁说剑老了便不会发出光芒?我当时就曾写了一首“不认老”的诗:


钓翁八十遇文王,逝水如醪漫品尝。
青鬓任他成雪鬓,夕阳在我亦朝阳。
辞枝新叶茶偏淡,贮滘陈年酒倍香。
花甲暨南三载驻,谁言剑老便无芒?


2/13/2017

鶯啼序·元宵


      
鶯啼序·元宵                           

樓前碧穹掛鏡,正清輝高照。今夜月,色勝中秋,共賞千里同耀。伴環佩,良辰喜度,何辭達曙天將曉?念柔情、脉脉依依,總難忘掉。

一派弦音,六街燈火,襯紅顏艷俏。中宵漸,月色如銀,正蟾光映柳杪。上梢頭,黄昏踐約,鬢雲濕,千般嬌窕。兩同心,願月長圓,如雙飛鳥。

情深李益,拾翠花街,喜蒙小玉召。指日月,寫盟心句,誓死相隨,韻事元宵,衆皆稱妙。元朝顯祖,香江唐氏,揮毫編劇描釵蹟,記當年,寫盡悲歡調。而今劇院,民間仍菊湯唐,曲歌四海樑繞。

人間翫月,碧落仙愁,嘆嫠蟾泣懊。卻衹怨、當年奔月,大地春臨,對對雙雙,獨她慵眺。心中惱悔,疇偷靈藥,而今落得囚怨婦,漫顰眉,悲羿郎身渺。燈燒月下殷勤,共禱元宵,普天吉兆!


註:

(1) 菊:姓,如菊部頭。菊部,宋高宗時宫中伶人有菊夫人者,人稱「菊部頭」。後因以「菊部」為戲班或戲曲的泛稱。



(2)嫠蟾:嫦娥無夫故稱嫠蟾。

元宵夜,天空中的明月像一面明鏡掛在樓前,正高懸天上以它的清輝照耀大地。今夜的月色猶勝中秋,大家都一同看着它照耀着我们。男土携伴女孩,共同在這良辰消遣,何妨流連到通宵達旦?想到她充滿柔情、含情脉脉,輕柔依戀的樣子,總是令人難忘。兩人同心,對明月禱告:願月長圓,如雙飛鳥。

一陣陣的音樂聲傳来,一條條大街都懸掛着花燈,映襯得紅粉佳人更覺艷俏。中宵漸近,月色如銀,很開心看到月光映照着柳梢。際此月上柳梢頭,最宜人約黄昏後,女友的鬢髮被夜霧染濕了,更顯得千嬌百媚。兩人同心,對明月禱告,願月長圓,永歌情調。而今劇院,民間仍菊湯唐,曲歌四海樑繞。

曾有一位情深的男士李益,元夜在花街拾到霍王郡主小玉遺落的紫玉釵,因此得蒙與小玉相見。李益指着日月作誓,為小玉寫下盟心之句,説是誓死相隨,這則元宵韻事,被衆人稱許。元朝的湯顯祖及當代香港的唐滌生,都曾以此元宵韻事,編寫成《紫釵記》劇本,記述當年花街拾翠之事,寫盡他俩悲歡離合的事蹟。現今劇院,民間仍在演唱湯、唐劇本戲曲,曲聲四海繞樑不絕。

人間都在賞月,天上卻有一位仙女在發愁,可嘆這位叫嫦娥的婦人正飲泣懊惱。她怨恨自己當年偷吃靈丹奔月,現在人間春臨大地,紅男綠女都對對雙雙,衹獨她懶得去瞧。她心中惱悔,悔恨從前偷喫靈藥,而今落得在月殿裏像個囚牢中的怨婦,老是皺起眉頭,悲嘆夫君后羿從此身影渺渺。今夜男士女孩們正忙着在月下燃點花燈,在這元宵佳節共同祈禱,願普天下的有情人都吉样瑞兆!

二零一七年二月十一日丁酉元宵

2/07/2017

馮兄榮曜相邀雅集馮園賦此


      馮兄榮曜相邀雅集馮園賦此     

憶昔馮園集衆賢,
於兹轉瞬已遐年。
當時寫畫吟詩賦,
即席謳歌奏管弦。
今夕盟情猶往日,
明春健碩勝從前。
祝君榮曜呈璀璨,
彼此同鮮復共妍。

註:
(1)榮曜:一詞兩義:() 指今晚的主人。() 富貴顯耀,美好的聲譽,花木茂盛鮮艷謂之榮曜。

回憶當日群賢在馮園雅集,轉瞬就已經過了很多年了。當時大家齊聚一堂寫畫吟詩,即席唱歌及彈奏古箏。今晚我們的盟情還像從前一樣和洽友好,希望明年大家健康狀況更勝從前。祝福主人家如鮮花般茂盛地燦爛綻放,也祝福今晚到來的賓客都像主人家一樣美好鮮妍。

二零一七年二月四日

2/01/2017

沁園春


沁園春      


   舉筆千鈞,塊壘難平,滿目鼠狼!覷婪財竊國,吞贓尸位,沐猴衣帽,穩坐朝堂。喜矣權臣,哀哉賤庶,祇惜難容諤諤昌。儒冠誤,嘆降魔乏術,匡國無方。

   都言世道茫茫,卻怎料金錢揮作繮?又薪微賦重,刑苛法峻。狸牲跋扈,猰犬猖狂。普世明嗤,全球暗諷,小丑今時尚跳樑!迷途客,悵逃秦乏策,怎不倉皇!

註:
(1)諤諤昌:諤諤,直言爭辯。諤諤昌,群臣勇於直言爭辯,國家就會興盛。

(2)繮:牽拴牲口的繩子。

(3)猰犬:瘋狗。比喻惡人。

(4)小丑、跳樑:小丑,對人的卑稱。比喻猖狂搗亂而成不了大氣候的壞人。跳樑:騰躍跳動;《莊子·逍遙遊》:「子獨不見狸牲乎,卑身而伏,以候敖者,東西跳樑,不避高下。」

舉起筆來,感到這管筆有千斤之重,因為鬱結在心中的愁悶之氣憤憤難平,放眼看去,滿目鼠狼!看到的盡是婪財竊國,吞贓尸位的人,他們像沐猴而冠,卻穩坐朝堂。這些權臣歡天喜地,可憐貧賤的百姓哀痛悲傷,祇可惜在朝的難容那些欲使國家興盛、勇於直言爭辯之士。我被儒冠所誤,可嘆降魔乏術,匡國無方。

都説世態紛紜萬變叫人看不清楚,又怎料得到他竟以揮灑金錢當作牽拴别人的繮繩呢?況且百姓又薪微,賦稅又沉重,刑法又嚴苛。那類似狸牲般的官僚囂張跋扈,那瘋狗似的惡人又無賴猖狂。全球都在向他們明刺暗諷,但這班小丑今時仍然騰躍跳動、搗亂猖狂!我這迷途客,悵嘆於欲逃避亂世卻缺乏良方,怎不教我惶恐慌張!

二零一六年五月二十五日於美國寓所








1/13/2017

鳳簫吟


鳳簫吟
周郎子善以《清波引》詞寄贈,倚此以酬。

就紗窗,高樓極目,時經臘末臨春。忝君常念遠,每題詞賦贈,倍情真。相逢憐苦短,更暌違、遠水遥津。欣彼此、江東渭北,互念頻頻。

前塵,思横塘把袂,紅泥火、共煮香醇。更題襟擷句,直筵殘漏斷,那管昏晨。騷懷曾未冷,豈言皤,翰墨長新。酪酊處,同舒醉眼,共詠銷魂。

註:
(1)
臘:農曆十二月。
(2)忝:辱,有愧于,常用作謙辭。
(3)江東渭北:天各一方,只能遥相思念。杜甫《春日憶李白》:「渭北春天樹,江東日暮雲。」
(4)横塘:指舊遊處。
(5)紅泥火:白居易《問劉十九》詩:「綠蟻新醅酒,紅泥小火爐。 晚來天欲雪,能飲一杯無?」
(6) 銷魂:南朝文学家江淹《别赋》:「黯然銷魂者,唯别而已矣!」

行近紗窗,在高樓上極目遠眺,衹見已經是歲末春臨的景象。感激你常常懸念着遠方的我,每每給我題詞賦贈,而且情辭十分真切。衹恨我們相聚的時間短暫,更因彼此居處路遠程遥而暌違。所欣喜是彼此雖分處江東渭北,卻常常互相思念。

   念及前時曾把袂同遊,圍爐煮酒。更酬詩聯句,直到席散更殘,那管它是白天還是黑夜。我們騷懷未冷,更不知年之老大,仍可翰墨長新。讓我兩乘着醉意,同舒醉眼,共詠銷魂。

二零一七年一月九日於敲夢軒翦茗齋


1/12/2017

星洲客中與林立弟台相聚


星洲客中與林立弟台相聚


為我撐簦動我容,並肩微雨話喁喁。
緣通翰墨欣同契,詩醉風華喜共宗。
星大今宵慚折柬,山城來日報瓊鐘。
相逢苦恨分離速,衹盼分離又速逢。

註:
1)簦:古代有柄的笠,像現在的雨傘。

2)宗:尊奉,師法。

3)折柬:謂裁紙寫信,有相邀之意。《聊齋誌異·嬰寧》:折柬招之。

4)瓊鐘:指美酒。鐘,酒器,即盛酒容器的一種,盛行於漢代。後來「鐘」也和「盅」相通。

我們在細雨中並肩漫步柔聲低語,你親自為我撐傘擋雨,使我動容。很欣慰我們因為翰墨相通而投契結緣,寫詩要具風華更是我們共同醉心與尊奉師法之事。今宵慚愧叨蒙你在新加坡大學酒樓相邀設宴,來日你枉駕怡保山城時我必將報以美酒瓊盅。相逢苦恨分離速,衹盼這次分離之後不久又能再次相逢。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廿三日於星洲


1/10/2017




友人胡涵青遊賞日本名勝合掌村的優美楓樹景緻後謂余曰:「秋天,在詩在散文,多為蕭瑟、淒涼,不很適合這美麗的畫面。你有靈感寫詩嗎?」余遂賦《楓》之一絕如下。

竟然蕭瑟化清幽,
便令嬌姝戀戀留。
楓葉經秋紅更好,
未容騷客去吟愁。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廿一日

1/09/2017

即席题诗险又难



即席题诗险又难
【德州寄简】 徐持庆
南洋商报副刊•商余•文学
2016-10-07


即席题诗,每每因为时间紧迫,缺乏推敲斟酌,一般不但难有特别精彩的作品,更且有一定的难度与“风险”。

记得1997年春,我到北京参观中央电视台拍摄《红楼梦》时所搭建的“大观园”场景。我惯例即席在园中写一首即景诗。

我边行边咏,很快就完成了此律的其中七句,但剩下第4句却百思不能成章。我每次写旅游诗,必在离开景点前就可成诗交给团友传看,这次却破了例。

我当时的第3句是“我入园中成姥姥”,这本是很平常甚至接近口语的一句,但接下来的第4句必须跟第3句对仗成联,这对句却真把我给难倒了。

····种种严谨格律····

“姥姥”是《红楼梦》中一个人物的名字,照理是要用《红楼梦》中人物的名字对上去。《红楼梦》人物甚众,找一个对上去又有何难?但难就难在“姥姥”这名字是一个叠词,一定要用另一个《红楼梦》人物的叠词名字对上去。再说“姥姥”两字是仄声,对上去的名字一定要用两个平声字;不但如此,我这诗是用“十一尤韵”的,这名字更需要是用属於“尤韵”的对上去。就是这“叠词”、“平仄”、“韵脚”3种严谨的格律把我难倒了。

团友直催我交卷,幸好经过半个钟头,我终于吟成此律:

潇湘庭苑仿红楼,台记石头。
我入院中成姥姥,谁怜府内锁尤尤。
葬花香冢香安在,遁世恨禅恨岂休。
写梦曹郎才八斗,大观园里显风流。

( 按:“尤尤”,即红楼二尤,指尤二姐、尤三姐。)

2005年,我在广州暨南大学进修。导师赵维江老师课後邀宴同学联谊。酒酣之际,大家要求我即席赋诗助兴。乘著几分酒意,我开始即席吟哦:

蒙邀叙旧乐盈盈,感我师尊万斛情。幸拜元词河北赵

3句一下子吟成,就等著第4句的律联对句了。在这让我对第3句作些註解:赵,指赵维江老师,河北人,是研究元词的专家。

至此,要续吟第四句就很不容易!因为第3句的“元”是朝代,必以朝代作对;“词”是文学名词,必以文学名词作对;“河北”是省份名称,必以省份名称作对;“赵”是姓氏,必以姓氏作对,而且这姓氏还必须是要用“八庚韵”的字。这么多的“规限”,要即席吟题绝对不容易,当时心情忐忑,准备放弃这第3句。可是突然灵光一闪,使我续吟了全诗:

蒙邀叙旧乐盈盈,感我师尊万斛情。
幸拜元词河北赵,等随宋学洛阳程。
芸窗喜共磨经籍,雅座欣陪醉醴酲。
今日先倾联谊酒, 复期折桂酒重倾。

﹙按:程,指程颐,宋代洛阳人,为北宋理学创立者。弟子为求列门墙,每於门外等候,立雪盈尺,因有“程门立雪”之美谈。﹚

2016116日,我应拉曼大学之邀,出席“2016马来西亚中国古典诗歌国际学术研讨会”。 大会主席郑文泉副教授突然前来要我即场题咏一诗。这突如其来之邀,当时真吓得我冷汗直飈。因为当时满堂尽是诗家高手当席,所吟既要合韵,又要合律,中间尚要撰写两联,稍有差池,便会出丒。我推辞再三,唯郑文泉老师硬是不允放过。于是硬著头皮上阵,在57分钟内吟成下律,主办方将诗打出投映在讲堂银幕之上,诗云:

八方来雅客,拉曼聚群英。
四美今朝具,二难当席并。
人才精且俊,文论辟而菁。
倾盖何其幸,班荆道故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