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0/2017

汉诗的马华文学定位








汉诗的马华文学定位

【德州寄简】 :徐持庆
南洋商报副刊·商余·文学 2017-08-16


一般人把中国本土以外的旧体诗称作“汉诗”,是指用汉语和传统格律创作的诗。

“马华文学”这个称谓,经过长期的约定俗成,是指“马来亚/马来西亚华文文学”。

论者对“汉诗的马华文学定位”,一直来都争论不断,甚至不把大马作者创作的汉诗归类入马华文学主流。

有论者认为,大马古典诗作者所写的汉诗,纯是中国经验的情感表述,无法反映出大马的“在地意识/在地感性”。

如果一味以地域限制来作评审标准,强调坚持要有在地的辞汇才是马华文学则是偏颇之见。个人认为诗人怎样去驾驭词汇,怎样运用艺术技巧去呈现作品才是最重要的。侭管诗作或带有中华母体传统的胎记,只要是采用华文创作,内容言之有物,就不应画地为限,否定其为马华文学的定位。

又有人指出,汉诗用典言事,即使是处在马华主体创作的位置上,也将因典故而被纳入中国传统的体脉中,进而成了中国传统文学的一部份。

但新加坡国立大学中文系林立副教授在《翦茗墨痕》诗集序中却指出:“或谓丈人定居南洋,而所作多援中夏故实,与本土意识相去甚远,此亦皮相之见焉。前人用典,类多借古讽今,苟执其原意,而不谙所喻,则与刻舟求剑何异?况大马华人文化为当局所压制,旧体之写作,与乎典实之用,益能凸显华人独特之身份意识与坚守传统文化之决心,岂可谓无时代之意义乎?”

为方便行文,举出我日前写的一首律诗:

游目唏嘘旧梓桑,桃津今日尽疽疮。
国财视己搜盈腹,社稷成墟痛断肠。
陌上何余香稻粒?民间只剩臭皮囊。
书生有志空携剑,精卫难填任海沧。

(游目旧日家乡,不胜唏嘘,昔日生活安逸的居处而今满目疮痍。有人把国家的资财视为己有,搜刮而中饱私腹,使国家残破令人痛心。坊间已无余粒,人民只剩臭皮囊了。书生空有雄心,但却难以发围,像精卫填海徒劳无功,只得让大海继续污暗、冰冷严寒。)

上诗虽然用了很多汉诗的传统语汇及典故,但内容所表达的全是大马当前的社会状况,人民心声,你怎可以说它“纯是中国经验的情感表述,无法反映出大马的‘在地意识/在地感性’”而否定它的“马华文学定位”?




8/06/2017

最爱读书







最爱读书
【德州寄简】 :徐持庆
南洋商报副刊·商余·文学 2017-08-04


  我是诗痴,也是书痴。写诗之余,常爱读书。孩子知道我喜欢读书,去年我生日他送我厚厚四大册《迦陵说诗丛稿》。今年又送《好诗共欣赏》作为我的生日礼物。对我来说,送书比送任何生日礼物还要讨我欢心。

  但每恨韶华之短,遗憾未能读尽天下诗书。

  相传苏东坡曾写过一联:“发愤识遍天下字,立志读尽人间书”。读尽人间书?谈何容易喔!但立下读尽人间书的志愿却是值得称许的。

  我一直觉得书本是人类最好、最忠心、最不离不弃的朋友。它随呼随至, 为你贴身服务。读书可以积淀学养、可以排遣寂寞、可以扩阔眼界胸襟、可以升华品德修養,所谓腹有诗书气自华。读书还可以治天下呢---君不闻宋代开国宰相赵普说,自己以一部《论语》治天下吗?

  读书有时也得讲究读书的境界。读史读哲,要肃然聚精,边读边凝思。读老读庄,宜熏燃坛香伴阅,以悟幽微。读陶潜李白,宜杯酒在手,飘然半醺而生出世之思。《云仙杂记》:“柳宗元得韩愈所寄诗,先以蔷薇露灌手,熏玉蕤香后发读。”要求读书进入最高境界,正当如是。

···看面子书的人多···

  现今世界,电子网络通行,一按键盘,电子书立马琳琅满目可得,何用买书?现在看“面子书”的人多,读“电子书”的人少,买“硬体书”的人就更是少之又少了。

  讲到“买书”这回事也挺令人感慨的。

  友人刘可斌在面子书上说:“如果我的旧诗集成功出版,不会是‘非卖品’,至于能不能‘热卖’,只有天晓得。”辛金顺兄也在面子书上载了一番话:“我一直认为,出书就不要送书。支持的,就买一本吧。这是对一个写作者的尊重。”很多人看到别人出书就想索求赠书而不买。我是主张该送者送,不该送者,哪怕得罪了也不能送。送去了也未必看,也未必会细心去读。 

  汉代杨雄写了《太玄》一书以注《易经》,自己加倍珍惜。但刘歆却对杨雄说:“空自苦!今学者有禄利(有成就),然尚不能明《易》,又如《玄》何!吾恐后人用覆酱瓿也。”在利禄熏心的社会,很多人不仅不会珍惜与尊重书本,有者很可能还会像刘歆对杨雄说的一样,把书本用来去盖个盆啊瓮啊之类咧! 




8/01/2017

空攜劍



空攜劍

游目唏噓舊梓,桃津今日盡疽瘡。
國財視己搜盈腹,社稷成墟痛斷腸。
陌上何餘香稻粒?民間衹剩臭皮囊。
書生有志空攜劍,精衛難填任海滄。

註:
(1)梓桑:《詩·小雅·小弁》:“維桑與梓,必恭敬止。”謂家鄉的桑樹、梓樹是父母種的,對它要有敬意。後因以“梓桑”代指故鄉或父老鄉親。

(2)桃津:即桃花源。晉陶潛《桃花源記》謂秦時避亂者居住在桃花源,他們在其間怡然自樂,是一個生活安逸的好地方。

(3)香稻粒:杜甫《秋興八首》其八:“香稻啄餘鸚鵡粒”,指香稻富足,難以被鸚鵡的尖喙吃盡。杜甫這句詩是寫唐朝開元天寶的盛世人民生活富足,稻米多得人吃不完。連鸚鵡都啄吃不了。

(4)攜劍:比喻意興勃發,豪情萬丈的氣概,做好準備蓄勢待發,以面對艱難的挑戰。

(5)精衛:《山海經·北山經》中說,上古炎帝的女兒淹死在東海,靈魂化為精衛鳥,天天銜西山的樹枝和小石頭投入東海,誓把東海填平。後用“精衛填海”比喻意志堅決,不畏艱險,不達目的誓不罷休;亦喻徒勞無功。


(6)滄:暗綠色。也指寒,冷。

游目四顧舊日家鄉,使我不勝唏噓,昔日生活富足安逸的居處而今滿目瘡痍。有人把國家的資財看作是屬於一己私有的,因此任意搜刮,中飽私腹,使國家變成殘破的廢墟,這情況令人痛斷肝腸。田間已無餘粒,人民衹剩一副臭皮囊了。書生空有萬丈豪情,但環境卻難以讓他有所作為,一切都有如“精衛填海”,徒勞無功,無奈衹得讓大海繼續污暗,繼續冰冷嚴寒。

二零一七年八月一日於美國德州
--------------------------------------------------------------

    今天曾和诗友论及:

    「陌上何餘香稻粒」一句,沒看註解的读者相信可能只理解此句为「田间已无稻粒」,指人民生活已困窘,几乎连饭也没得吃的表面意思。

    请问又有多少人能在「田间已无稻粒,人民生活已困窘」这个直接解读层面外,还更能理解到作者要“暗喻”「大马从前也是有过像唐朝開元天寶的盛世、人民生活富足」那个层面的意思呢?因为这样的读者起码要读过杜甫的《秋兴八首》(其八),又要知道杜甫此句所说的唐朝開元天寶的历史背景呀。难怪周子善词长说:「那就要看个人的学养,理解力和对典故的知识而定」了。

    不看注解,岂非辜负作者的一番笔意。

















7/24/2017

不堪回首



不堪回首(有序)

周郎以新詩《不堪回首》見寄,並囑將之改寫成近體詩,今遵囑忝成下律。

齠齡歲月自優悠,雨後尋蝌涉涴溝。
少壯心弦輕世道,沃霖腳印陷泥疇。
晚來相敘檢顏皺,老去交談忘漏籌。
往事於今何足記?滄桑滋味怯重搜。

註:
(1) 涴:wò,污,臟,污染,弄臟。

(2) 沃霖:滋潤乾旱的大雨。

(3) 泥疇:疇,耕地也。泥疇,指泥地。

(4) 檢:計算、檢算、點算。

(5) 漏籌:古代夜間報更用的計時竹簽。

        
  童年時過著優悠的歲月,雨停后到臟臭的溝裏捉蝌蚪。少年時尚不識世道,大雨後還在泥濘裏行走,任由腳印陷在泥濘中。老來相敘彼此點算著臉上的皺紋,談著談著也就忘了時間的流走。往事於今何足記?滄桑滋味就怕重頭去搜尋了。   

2017719
------------------------------------------------------

附周子善新詩:《不堪回首》

记得童年时/雨停后/我们到小沟里捉蝌蚪/不理会沟水的恶臭

到了少年时/雨停后/我们在泥泞里行走/任由脚印在泥泞中陷透

现在年老了/虽然镜中只見到颜衰皮皱/但当我们相聚时/往往一交谈就忘了更漏

而今雨停后/回忆起我们的童少年时候/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真的是往事不堪回首     

2017719(丁酉季夏)于吉隆坡

7/03/2017

立马翻找万卷书






立马翻找万卷书
【悼念李锦宗】 :徐持庆
南洋商报副刊·商余·文学  2017-06-24

大马文坛,笔底倩君留史料,
山阳悼诔,笺中唯我溯前盟。

今天(620)我在网上私讯李锦宗夫人林玉蓉:“玉蓉:妳好。从网上阅知锦宗身体欠适,甚感不安。我远在美国,无法趋府探望,请你代我向锦宗致意问候,祝福他早日康复,谢谢!深深祝福!

怎料6个小时之后,玉容以私讯传覆:“以沉重的心情宣布,锦宗已于619日晚上953分往生....

接到玉蓉的讣告消息,心情凝重,黯然神伤,内心有一股莫名的悲痛。

我认识锦宗时,是他风华正茂的17岁。今天他70岁,我送走了这位彼此常念着的友人。

1964年,那时锦宗17岁,我长他7年,当年我们同到槟城海滨参加蕉风出版社主办的“海滨文艺营”活动。那时我们虽是初相识,却因文艺之鍊绾在一起,谈得格外投缘。7天的海滨文艺营结束后,我们还不时函牍往还。很多次他自隆返北马,途经怡保时,多約我相叙。一次还跟姚拓同到我家,恳姚老为我书写对联。

锦宗是马华文学史料的工作者。他在马华文学史料的收藏、整理、评述及编纂上默默耕耘了几十年,从不言倦,也从不言悔。马华文坛,对“李锦宗”三个字几乎到了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地步。这个“殊遇”,在大马亦只有李锦宗才能达致、才配享有!

前两年我与文友去八打灵探望锦宗,只见锦宗在居室之内珍藏了超过万卷的书、报、杂志。我问锦宗,你收藏这么多资料,当需要用到参考时,是如何去寻找的呢?当时玉蓉却抢着答道:“我家的扫帚放在那里他不知道,可是只要你说出那一本书的书名,他马上会找出来交给你的”。当时我们一行文友都给锦宗出难题,要锦宗从书堆里找这找那,锦宗都能立马翻出我们所要的给我们看。神呵!

锦宗曾告诉我,希望把多年的研究结集成书,但这需要一笔相当经费,于是拟就了一份具体计划书向某文化机构要求赞助,对方明知锦宗的研究成果很有价值,但该机构竟然以锦宗不具学位资格而加以拒绝!呜呼,如此的文化机构竟不理解锦宗的研究成果远比学位与金钱的价值来得更高、更高吗?

锦宗,大马文坛将会铭记着你,将会以你为荣。愿你一路好走!

谨赋一律以悼锦宗:

誰人解我此時情?悵惘孤心痛莫名。
筆底倩君留史料,箋中惟我溯前盟。
書刊滿屋縱橫疊,翰墨盈篇月旦評。
大馬文壇崩砥柱,山陽誄笛弔精英。


6/26/2017

奉賀鄧萬秋吟兄榮膺大馬詩總會長



奉賀鄧萬秋吟兄榮膺大馬詩總會長

四載詩巫喜識君,
鵝江一鶴獨翱群。
翥騫吟幟朝曦日,
管領騷壇起暮曛。
都曉艱難行蜀道,
豈能輕易步周文?
但期鐘鼓敲毋餒,
屬社齊襄斬棘斤。

註:
(1) 翥騫:飛舉貌。

(2)蜀道:唐·李白《蜀道難》詩:“蜀道難,難於上青天。”形容事情極其困難,不易實現。

(3)周文:周朝的文學。周朝(公元前1046-771)文學水平已經發達,文學作品有《詩經》、《周禮》、《周易》、《尚書》。尤其《詩經》收錄了西周初年至春秋中葉大約五百年的詩歌。

  很高興四年前在詩巫認識你,你似鵝江一隻超群獨特的翱翔飛鶴。你要高舉飛揚的吟幟朝著旭日飆升,你要帶領騷壇振起那落日般的詩風呵。大家都知道弘揚古典詩詞極其困難,艱難得如行蜀道,豈能輕易地趨步到像周朝那《詩經》般的文學水平?希望大家不要氣餒,但願詩總屬下的各個詩社又都能齊來襄舉斤斧、披荊斬棘,好使大馬能開創出—條平坦的古典詩途。


二零一七年六月廿三日

6/22/2017

追悼馬華文學史家李锦宗




追悼馬華文學史家李锦宗
誰人解我此時情?悵惘孤心痛莫名。
筆底倩君留史料,箋中惟我溯前盟。
書刊滿屋縱橫疊,翰墨盈篇月旦評。
大馬文壇崩砥柱,山陽誄笛弔精英。

註:
(1)孤心:寂寞的心境。

(2)月旦評:謂品評人物。典出《后漢書.許劭傳》:東漢末年由汝南郡人許劭兄弟主持對當代人物或詩文字畫等品評、褒貶的一項活動,常在每月初一發表,故稱“月旦評”。

(3)山陽誄笛:魏晉之際,嵇康﹑向秀嘗居山陽。嵇康死后,向秀經過嵇康山陽舊居,聞鄰人吹笛,感懷亡友,作《思舊賦》。

誰人解我此時情?我感到悵惘孤寂、心痛莫名。大馬文壇憑你一支筆留下了不少史料,而今我隻能從翻閱你舊日的文箋來追念你這位文盟。你蒐集了滿屋書刊、縱橫亂疊,以這些資料寫下了不少評論文章。大馬文壇如今崩折了砥柱,我似山陽聞笛,寫下這首誄詩來憑弔你這位大馬文壇精英。

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日


6/16/2017

茶香詩韻




茶香詩韻

一甌一卷意溶溶,我自忘機久斂鋒。
案畔焙煙颺偈奧,牋中詩味比醪濃。
茶宗陸羽風生腋,韻重王維月照松。
翦茗吟邊薰欲醉,逍遙尚喜未扶笻。


註:

(1)溶溶:寬廣的樣子。《楚辭·九歎·愍命》:“心溶溶其不可量兮,情澹澹其若淵。

(2)茶宗陸羽:宗,動詞,作尊奉、師法,仰慕解。陸羽,唐朝人。他一生嗜茶,精於茶道,所著《茶經》為世界第一部茶葉專著,被世人稱為“茶聖”、“茶宗”、“茶祖”、“茶仙”、“茶神”等。

(3)風生腋:唐朝盧仝愛喝茶,其《走筆謝孟諫議寄新茶》詩有“一碗喉吻潤,兩碗破孤悶……七碗吃不得也,唯覺兩腋習習清風生”之句。後遂以“兩腋風生”形容好茶飲後,人有輕逸欲飛之感。

(4)月照松:唐代王维《山居秋暝》詩有“明月松間照,清泉石上流”之名句。

(5)笻:竹子,可以做手杖。

衹要一盞茶、一卷詩在手上,我就會意趣溶溶,心情寬廣開闊。我已沒有機心,與世無爭,久斂鋒鋩。案畔嬝嬝升起的茶煙像是藴涵着佛家玄奧的哲理(這輕飄的茶煙使人聯想到往事如煙/榮枯得失盡化煙)牋中的詩味比酒還要香濃。在茶道上人們多師法與仰慕陸羽,稱他為“茶聖”、“茶宗”。好茶飲後,往往使人有輕逸欲飛之感。講到詩大家都稱重那位“詩中有畫、畫中有詩”的王維,他曾寫有“明月松間照,清泉石上流”之名句。茶香詩韻薰得我陶然欲醉,我現在逍遙自在,更可喜的是至今還未需要靠手杖扶行。

二零一七年六月十二日


6/14/2017

丽影明眸只悼词









丽影明眸悼词

  
【德州寄简】 :徐持庆
南洋商报副刊·商余·文学
2017-06-14

六年玉碎香销,触景痛心,独恨佳人难再得。
   
一缕芳魂倩魄,倚闾翘首,唯期丽影可重临。

老友冯生,悼其爱妻周氏丽明之亡,排笺蘸墨,和泪谋章,成诗百数首。

冯生以不尽之情,写无涯之恨;讴咏私衷而慰痴情,恸吟幽恨以舒抑郁。悼彼人亡花落,写他肝裂肠颓。摩挲故镜,追念遗奁,笔唤风露之清愁,情动秋坟之鬼哭。其悼亡之作,诗挚情真,悽恻动人。

冯生心血来时,辄撰悼词,并必以毛笔亲自书於宣纸之上,诗笔不加雕琢,悽惋缠绵,可与沈复《浮生六记》媲美。且每届周氏忌辰,必於报章刊登悼句,以志追思。其於2011年刊登之悼诗云:

天堂路走已一载,缱绻情怀眷念在。
但愿早日相逢时,倾诉柔情蜜意再。

冯生与周氏结褵49载,两人曾经约好同庆金婚。怎奈缘悭一载,岁缺一年,周氏竞尔沉疴莫起,使这对形影不离的鹣鲽,人天永诀,金婚之庆,毕世难圆。对此冯生撰有诗句:

世间情缘四十九,五十金婚梦想求!
  
人间恨事何其多?只能潇洒一回走。

冯生鳏守多年,颇感寂廖,故每招予膳茗,纾谈心悃。窃以彼之门第人品,不难另觅闺秀红妆照料余生,聊纾孤寂。但公子情长,认为再无女子足以取代周氏在他心中地位,心中祇有周氏,再容不下任何女人了,真个是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堪羡佳人有福,享此公子殊情,一生宠爱,独占全心,获此香怜玉惜,实亦足以将荣遇补年悭矣!冯生有诗曰:

沧海曾走过,巫山云亦多。
    
真情知多少?心内只挽歌。

佳人难再得,只影悽意多,冯生复有吟哦:

乍暖还寒春已至,形单影只添悽意。
   
桃花依旧笑春风,人面已非何覓处?

冯生辟室设一灵堂,将爱妻骸灰置於灵帏瓷坛,日夕追思。然而佳人已杳,乏术回魂;淡墨赋诗,摛诗带泪,深宵索梦,欲梦无媒。琴絃仍在,抚乏知音,遗照空悬,触目添愁。妇若相思红豆,郎如伴冢白杨,此景此情,令人神怆,不有诗章,何足遣怀?诗云:


灵帏相问再谁陪?楚些难招爱侣回。
淡墨赋诗诗有泪,深宵索梦梦元媒。
知音已渺弹何用?建照空悬睹更哀。
红豆因何生院落?白杨徒吊泉台。

6/13/2017

奉和周郎《丁酉仲夏賦呈徐子持慶》元玉



奉和周郎《丁酉仲夏賦呈徐子持慶》元玉
     

金盤知爾眺西遷,夏夜憐兄照未眠。
何日重拈筵上韻?幾時再結醉中緣?
坎坷祗管由他去,福慧還期為我延。
人在異鄉心在梓,一詩越海寄君前。

知你晚晚眼睜睜地眺望著月亮向西邊遷移,可憐這夏夜的月亮照著的竟是失眠的你。何日我們可以再在筵席上一起拈韻聯吟?幾時我們又可再次把盞同歡?坎坷的日子祗管由他遠溜,希望福德和智慧能為我們延續到永遠。我人在異鄉心卻懸念着故里,謹讓我寫下此詩越海送到你的跟前。

二零一七年六月十三日


附周子善《丁酉仲夏賦呈徐子持慶》詩:
空憐時序未停遷,暑夏還常夜半眠。
慚我耽詩無限日,與君結誼有深緣。
韻情不欲隨心改,夢境何嘗為客延?
最憾年來疏舊友,冀能重聚樂如前。


6/11/2017

《山行》兩首


今日(二零一七年六月十日)在故紙堆中覓得兩首十多年前寫就,從未印入詩集中的《山行》。


《山行》()
愛與崎嶇造化爭,未辭跋涉作山行。
為觀珠瀑衝崖濺,來聽银花湧浪鳴。
萬佛寺中傳梵磬,菩提茶座數風聲。
高原任爾三千尺,遜我眈詩萬丈情。

註:
(1)梵磬:佛寺之磬。亦指佛寺擊磬聲。磬,是佛寺中使用的一種缽狀物,用銅鐵鑄成,既可作念經時的打擊樂器,亦可敲響集合寺眾。

(2)菩提:BOH TEA的中文諧音。BOH TEA是金馬崙高原著名的茶園,也是旅游名勝,園內設有茶座,清風撲面吹拂,風景優美怡人。菩提本是梵語Bodhi音譯,佛教指覺悟的境界。此處「菩提」(茶園名) 是與出句「萬佛」借對,俱屬佛家物也。

我愛跟這化育崎嶇山路的大自然抗爭,故不辭跋涉登山而去。為了觀看那衝崖漱壁的瀑布景色,我來此聽那湍落得如銀花湧浪的瀑鳴聲。山上萬佛寺中傳來了梵磬,我在菩提茶座品茗,悠閑地計算着刮哨的風聲。任它高原高達三千公尺,又怎及得上我詩情的萬丈高呢?

一九九八年四月八日



《山行》()
棲霞每欲叩天關,愛向巖巉險處攀。
蹤目茶園千頃碧,盈胸詩思一時頒。
迷峰霧似紗籠畫,出岫雲如雪掩山。
漱壁聲聲風送瀑,小樓一任聽潺潺。

我欲在雲霞中棲息,於是向巖巉險阻的高原攀登而去。我蹤目茶園,衹見千頃碧綠,胸中的詩思也就在刹那間頒湧了出來。峰巒迷失在霧霾中,洽似一幅被輕紗籠罩着的圖畫,白雲在山洞中飄了出來,好像白雪把山巒都掩埋了。山風漱刷着山壁,把瀑珠吹送,我在小樓上悠閒地聽着潺潺的瀑聲。

一九九八年七月十七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