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1/2014

詩兩首

(1)閒泊

閒泊 
(1)閒泊(題秀聰閒泊圖)
一椽村舍傍溪边,
野蔓蘿藤瓦上缘。
舴艋無人閒自泊,
波心魚呷樂悠然。



(2)冷暖

21590027 
               (2)冷暖(和妃玲新詩意)                 
聖誕英倫第二回,
嚴寒天色可催梅。
氣温極冷仍如暖,
冷暖由來人自培。

附:妃玲新詩《冷暖》:
英倫/第二個/ 聖誕//即是極冷/ 亦是極暖//冷的是人/ 暖的亦是人/從來都不是天冷


19-12-2014于達拉斯

12/13/2014

敲梦痴言:大马文艺书籍出版----不曾闪亮的日子

敲梦痴言:大马文艺书籍出版
                       ———不曾闪亮的日子
徐持庆﹙寄自美国德州﹚
南洋商报副刊. 商余. 文学  
2014-12-12

雅波來函
image
   闪亮出版社的发票
 
闪亮出版社的账单


 最近读到一篇文友怀冰发表的〈一封无法投寄的信———悼雅波〉文稿,文中重点谈及雅波成立“闪亮出版社”的出版及销售往事。细阅之下,兴起了对雅波的无限幽思与对大马文艺书籍出版的感慨!

雅波是我相交于上世纪60年代的老友,当时我们都是醉心文艺的青年。1968年我忝任霹雳文艺研究会的创会会长,以推动文风为会任,与理事及会员们举办了一连串的文艺活动,其中一项是“文艺小说创作比赛”,雅波投稿参与,以一篇〈崩〉夺冠抡元(该篇小说曾收集在于1972年出版的同名小说集《崩》内)。自此我们曾有频密的联系。

----常聚通邮----

为了推动文风,这段时期我们常聚及通邮,都是讨论及策划文艺活动。到1977年我编印《霹雳月刊》时,由于编务繁忙,为了减轻工作量,出版到第3期,我邀请雅波为我策划“书简清谈”及“文艺信箱”两版,以减轻个人的编务负担。雅波义无反顾,一口应承。

在那个年代﹙应该说是延续到今﹚,出版文艺书刊及发行销售,都是属于“蜀道难”般的事,可雅波却明知山有虎,偏向虎中行,竟然成立了自己的“闪亮出版社”,不单止出版他自己及文友的文艺书籍,更代文友发行销售他们自己出版的书籍。我只能说:雅波,伟大!

1981年12月25日,雅波寄我一信,内附发票及账单各一。雅波在短短的信内写道:“持庆兄:兹寄账单,以清手续,请查核。若有错,请更正。想起以往,你对文艺的热诚,不胜感慨。或许社会在亏欠你。幸好你已及时上岸。多谢一切。祝好!雅波”

雅波信内写的“或许社会在亏欠你”指的是我出版的《霹雳月刊》到第3期便因得不到社会大众的支持而停刊的事。一直来,大马销售文艺书刊并不易为。回忆起当年,雅波向我诉说,闪亮出版社的销售量很不如意。当时我是穷教员,未能对雅波多所帮助。为了实践我一直来对推动文风的素愿及对老友的支持,我只能量力﹙其实当时已是“超量力”﹚作些微表示。

----
包销赞助----

我告诉雅波,我会长期每次寄存50元在闪亮出版社,作为向闪亮出版社购书之资,一旦50元用罄我当继续汇款。﹙上世纪80年代的50元相信与目前的币值200元等值,因为雅波在28/7/1981寄给我的账单上志出,我所购云里风的一册《望子成龙》售价也仅是3元而已﹚。

回想起当年,只要文艺界朋友出版书籍托我售卖,不管10本还是20本,我二话不说,书全数收下,书款马上结清。现在还在世而又曾托过我卖过书的文艺界朋友应该可证我这说法不谬。

在大马销售本土文艺书刊一直来都并不易为,因此吁请身为文艺界一分子的我们,实应鼎力支持购买大马作者出版的书刊,好让大马文艺界书香扬溢,结出丰盈的果实。

徐持庆﹙寄自美国德州﹚

12/03/2014

奉和周兄子善《落花》兩首元韻

奉和周兄子善《落花》兩首元韻

(1)
春光九十逝何如,蜂蝶難求結伴呼。
樑燕啣歸巢北廓,杜鵑墮去漂西湖。
绿苔掛褐应知瘦,紫硯題紅為恤孤。
百畝庭中嗟淨盡,劉郎重到嘆玄都。
註:
(1)廓:古同「郭」,外城。

(2)劉郎重到慨玄都:唐朝劉禹錫《再遊玄都觀》詩:「百畝庭中半是
        苔,桃花淨盡菜花開。種桃道士歸何處,前度劉郎今又來。」

       九十日的春光為何如此急速地就過去,再難見到蜂蝶呼儔結伴飛來了。樑燕啣着落花歸去貼在北廓的樑上築巢,杜鵑花的落絮也墮隨流水漂向西湖而去。看到绿苔上掛着枯褐色的敗絮就应知道花殘枝瘦,因此磨墨為花兒題詩,為的是憐恤凋落的花兒,不忍令它覺得孤苦飄零。唐朝詩人劉禹錫重遊玄都觀時,對着百畝庭中凋落淨盡的桃花,也曾興起無限感嘆。

(2)
紛飄紅瓣可憐身,為惜殘英繪繡巾。
淨土歸根知底處?錦囊收骨倩誰人?
枝頭艷卉香浮短,世上虚名譽欠真。
可惱飈狂兼雨暴,胭脂捣碎墮泥塵。
註:
(1)錦囊收骨:《紅樓夢》第二十七回《林黛玉葬花詞》:「未若錦囊
        收艷骨,一抔淨土掩風流。」

       花朵紛紛飄落,身世可憐;為了憐惜落花,詩人把花兒繪在繡帕之上。花兒問道:「到底何處才是我溷墜歸根的淨土?又倩誰人用錦囊收存我的艷骨呢?」枝頭上美艷的花卉易落,能夠浮香的時間是很短暫的,使人聯想到世上的虚名,其聲譽都非可靠。可惱飈狂兼雨暴,把胭脂似的嬌花都捣碎了,致使殞墮泥塵。

                                                           1-12-2014
于德

附周子善詩兄《落花》兩首原作:
(1)
蜂飞蝶舞乐谁如?起落花间互不呼。
痛惜凋零怜黛玉,难期飘谢到西湖。
余香尚在春将暮,残梗经斜影亦孤。
我为伤情来赋句,东风传讯达京都。
(2)
叶绿枝肥集一身,香随玉女手中巾。
魂离大地犹无主,梦见芳容更有人。
一径落红春去迅,满园余味蝶翩真。
凋零应是寻常事,怨乏良方避劫尘

                                    30-11-2014数次甲午冬日于都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