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2018

翦茗斋诗话






翦茗斋诗话

【德州寄简】 :徐持庆
南洋商报副刊·商余·文学
2017—12—29


近体诗是一个严守格律的文种,比较晦涩难懂,因此曾有人提出,只依平仄及韵脚、弃用传统语汇及典故、纯用白话语汇来写近体诗,使之易于明了及创作。此无异因咽废食。个人认为不如将自己所写的诗于诗后附上注解及语译,则格律诗将能易于推广与普及。

笔者《次韵奉和林怀龙词长〈十律快诗涯读后〉》—诗:“三夕登高鬧碧原,狷狂攬轡一時喧。雖輸踏雪唐朝孟,愛效題襟漢上溫。賞瀑似臨桃葉渡,舉杯疑到杏花村。浪吟豈計工還拙,帚敝何妨作自存。”写偕同诗友到金马仑联吟,那句“赏瀑似临桃叶渡”是说“看到瀑布的一潭流水,就仿似身临桃叶渡口迎接两位新加坡诗人到来”。此句除了指一潭瀑水仿似一处渡口外,更借桃叶渡之典隐寓“迎接”新加坡来的两位诗友,但原诗没有任何一句提及新加坡诗友,读者又如何能领会到桃叶渡三字会有隐寓“迎接”之意?因此作者就必需在诗后下一注解:

“桃叶渡:南京古代著名的乘船渡口,相传因东晋大书法家王献之在此‘迎接’其爱妾桃叶而得名。此句有隐含‘迎接新加坡两位诗人’之寓味(当日联吟者有两位来自新加坡的诗人李庭辉及黄松龄)。”

若无此注,就算资深的诗人也绝难明其句意而想到桃叶渡三字竟然含有“迎接”之寓味,此亦是把典实化而用之之妙也。

笔者另一诗《山西太原王家大院》的颈联:“朱门自有椽千舍,贫士曾无瓦片栖”。一般照字面解释是“大户人家有很多第宅,贫士却无片瓦可供栖息”。把上句的“舍”字解作“第宅”(名词),把下句的“栖”字解作“栖息”(动词)。如此一来,上下句的对仗词性不同就犯律了。因此笔者为了使读者明了此联是合规格的,就作了下列注解: 

“舍,此处作动词,指居住。椽千舍,有千间屋供居住。”

经此一注,正确的语译就成了“大户人家有很多第宅供居住,贫士却无片瓦可以栖息”。如此“舍”与“栖”就因同词性而成对仗。倘无注解,读者就会误解此联而误判作者犯律了。

我不惮其烦作上述举例,是希望大家在创作较深晦的近体诗时务必加上注解及语译,以达到推广与普及格律诗的效用。


    (按:〈翦茗斋〉为徐持庆书斋名)


潘受的诗与用典





潘受的诗与用典

【德州寄简】 :徐持庆
南洋商报副刊·商余·文学
2017—12—20


新加坡国宝诗人潘受诗思敏捷,博览强记,往往把前人典事融入诗中,几乎无诗不典。潘受的诗作,有些每句都入典,有时甚至一句之中连用两个、三个典故。

且从下诗看潘诗用典的艺术:

翩然披发竟投荒,遥自传芭哭国殇。已办屈伸安进退,苦从和战卜兴亡。
丧心莫过汪廷俊,舆论宁宽石敬瑭。桂子三秋荷十里,挥戈待与抱斜阳。

这首诗写于1941年,正是日本侵华时节。日本首相近卫拉拢汪精卫,组织一个代替国民政府的伪政权。1938年汪精卫在越南的河内宣布亲日,公开投敌了。上诗所写的就是此事。

让我们先来注疏上诗的典故:

    1.披发:打散头发,喻不顾身份仪容。典出《论语》“吾其披发左衽矣。"
    2.投荒:贬谪、流放于荒远之地。典出独孤及《为明州独孤使君祭员郎中文》“公负谴投荒。”
3.传芭:古代西南方祭祀时的舞名。舞者执香草,互相传递。典出屈原《九歌》“传芭兮代舞。”
4.汪廷俊:宋人,高宗时为右仆射,专权自恣,丧心病狂。
    5.石敬瑭:五代后晋后唐明宗婿,引契丹兵灭后唐,受契丹册封为晋帝,称契丹主为“父皇帝”,自称“儿皇帝”。
    6.桂子三秋荷十里:宋柳永《望海潮》词有“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之句。金主亮闻词,遂起投鞭渡江之志。这句喻日本有侵略中华之志。  
7.挥戈:指鲁阳挥戈。多用为力挽危局及形容气概豪壮。典出《淮南子》。   

看了上面这些典故,再让我们来了解一下潘受这首诗所要表达的内容:
  
    汪精卫轻易地﹙翩然﹚自我流放般投奔荒远的敌人,这有损国家的消息在西南方互相传递。大家都决定奋起面对敌人,可是有些像他这样的人却主张跟敌人议和,需知是战是和实系国家兴亡于一线。他这丧心病狂的人实有甚于汪廷俊,舆论都指出他的罪孽甚至大过五代后晋一心要当“儿皇帝”的石敬瑭!日本在觊觎我们的大好江山,有豪情壮志的中华儿女一定力挽危局、抗战到底!
   
如果潘受不用这诸多典故,短短的五十六个单字又怎么描述得了如许丰富与复杂的内容呢?那就只有用典了。以典入诗如果用得恰当,工巧贴切,就能以高度凝炼的文字艺术水平,概括内容,表出特征,就会加强了掀动人心的艺术力量了。


1/15/2018

病榻口占三絕



病榻口占三絕 

(一)
此生何幸得紅粧,
苦樂相隨遍炎涼。
天謫梅花仙子降,
好教林下伴徐郎。

(二)
上天賜我𠻸馨芳,
兒女三人孝道彰。
善體親心知反哺,
侍身侍藥侍羹湯。

(三)
厄運今朝患中風,
左身癱瘓不為功。
此生惡孽從無作,
天譴緣何及老翁?

(草草不工,請讀者原諒。)

余12月4日不幸中風,左身完全癱瘓。7日竟能於病榻迷糊中成此三絕,亦奇耳!

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十三日於美國德州翦茗齋補誌

12/05/2017

搜得情詩帶赧傳(并詩序)



搜得情詩帶赧傳(并詩序)
  浪漫狷狂君莫笑,情詩一束搜當年。溫馨歷歷猶經眼,祗是回眸卻惘然:

()
冒冷尋芳賞碧苔,凌霜擢秀帶煙開。
幾生修得諧香雪,擷取瓊枝著意栽。

()
更誰年少忒風流,輕挽冰魂上小樓。
細問喁喁卿省否,張郎眉黛陸釵頭。

()
掩映漁燈逐浪移,窺粧海韻貼腮詩。
長灘蹀躞喁喁步,一任情濃似醉時。

()
猶記情緘似蜜牋,課餘盡候綠衣傳。
相思點點盈盈載,腮靨行間貼紙憐、

()
重生復折灞橋東,別恨愁緘亂絮風。
對葉似窺眉黛怨,依依訴入夢魂中。

()
怎耐相思比火煎,一時睽別若三年。
眉峰顰聚添幽韻,楚楚憐卿復自憐。



12/02/2017

次韻子善兄邀和《憶去歲秋馮園雅集有感》詩




次韻子善兄邀和《憶去歲秋馮園雅集有感》詩
    
腹中羨爾有書城,轉瞬拈毫詩帙盈。
客歲與兄吟月滿,今朝獨我待霜明。
未貽白眼教人濁,更喜冰心尚自清。
若使馮園能再聚,杯杯端合向君傾。

註:
(1)帙:裝詩、書、畫的布套。詩帙盈,喻滿載詩稿。

(2)霜明:霜色洁白。指嚴霜。喻高洁。

(3)白眼:指眼珠向上,讓眼白露出的表情。用來表示鄙視、忽視、藐視或厭惡。


(4)濁:指品行卑劣鄙陋。

羨慕兄台博覽詩書,腹中好像藏有一個書城,轉瞬間就可拈毫寫下詩章。想起去年雅集那天適逢中秋之夜,在大馬曾與兄台一起吟誦天上團圓的月色,現在卻剩下我獨自在美國等待嚴霜的飄降。我慶幸自己未曾遭人白眼看成品行卑劣鄙陋,更喜自己尚擁有一片皎潔的冰心。若使馮園能再有相聚的雅集,我定要跟你暢飲一番。

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一日於美國德州翦茗齋

==========================================

附周子善:
《憶去歲秋曾參與怡保馮園雅集有感,遙寄作客美國德州之徐持慶弟乞和》

西風吹我到怡城,雅集馮園韻味盈。
醇酒多杯詩客醉,層樓一角月華明。
從來雅士胸懷闊,倍覺良朋視野清。
聚會歡談留憶念,秋章賦就把情傾。

歲次丁酉年十月十四於吉隆坡。




诗的用典






诗的用典

【德州寄简】 :徐持庆
    南洋商报副刊·商余·文学   
2017—12—1


我喜欢写近体诗,诗中不经意地就用上了中华典故,经常被人诟病难解难明而加以非议。殊不知世上很多语体新诗也都会用上西洋典故的。如:“果陀”、“缪斯”、甚至“天空非常希腊”等,但却从未见有人诟病新诗的典故难解难明而加以责难。

再说,古典诗词难解,语体新诗又何尝易懂?再加上新诗中的一些西洋典故就更是晦涩难明(但晦涩难明却并非一定不是好诗)。现在请大家先读一段名诗家余光中《重上大度山》第一段:

姑且步黑暗的龙脊而下/用触觉透视/也可以走完这一列中世纪/小叶和聪聪拨开你长睫上重重的夜/就发现神话很守时/星空,非常希腊

这诗是否晦涩难明?“星空,非常希腊”是西洋典故吗?美国俚语裏的“希腊”出自莎士比亚剧作《凯撒大帝》的第一幕一句台词:“it was Greek to me”,老美的句意是表示“很難理解的語文”,也就是“我不懂”的意思。余诗“星空,非常希腊”是否跟莎翁剧中之句成为典故有关?此句在诗中又作何解释?新诗真的就比古诗容易明白吗? 

    最近读到钟夏田(泽才) 兄一首语体新诗《追寻果陀》:

玫瑰/枯萎 凋谢/是为了等待再次绽放
爱情/冷了 淡了/是为了追寻新的果陀

果陀:法文En attendant Godot,典出法国人萨缪尔·贝克特创作的一齣荒诞派戏剧,講剧中有二人徒勞地等待一个叫果陀的人到來,结果果陀并未出现。

···破典之作···

后来“果陀/等待果陀”在国际上成了熟语(它是经过人群长期沿用的词语而定型的典故或惯用成语),指无可奈何地等待,漫长而毫无意义、并且最终徒劳无获。

按钟夏田自己说:“()小诗是一个国家的缩影,代表一种期待改变的急切。”钟兄接着又说:“我不用等待,而用追寻,化被动为主动。追寻,可得可不得,当然有破典之嫌,但形容来届大选,却很贴切。”

“当然有破典之嫌”一句,是明指此诗用上了“西洋典故”,但这首却忒是好诗呵!你会否定语体新诗用典吗?你会否定语体新诗用典即非好诗吗?


为何用上了中华传统典故就经常被人诟病,但却从未见有人诟病新诗的典故难解难明而加以非议?请问众方家:“何解”?挚诚地等待大家的高见。


11/23/2017

三賦秋興八首 (續昨)



三賦秋興八首

(續昨)


其五

驚聞一語返唐山,最是傷人口舌間。
舉足泥濘行蜀道,揪心霜雪擁藍關。
請君笑綻從容貌,迎彼橫施跋扈顏。
且待來年科舉試,秋闈中式改朝班。


註:
(1)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四日,巫統華玲區國會議員拿督斯里阿都阿茲發表返唐山”(Balik Tongsan)論,叫非土著回祖國
(2)揪心:極言令人悲痛。
(3)霜雪擁藍關:唐代詩人韓愈被貶潮州,路過陝西省藍田縣的藍田關時,藍田關為積雪擁塞,連馬兒也不能前行。韓愈《左遷至藍關示侄孫湘》一詩有雲橫秦嶺家何在?雪擁藍關馬不前。之句。
(4)秋闈中式:秋闈,科舉時代在秋季舉行的鄉試,一種以考試來選拔人才的制度。科舉考試被錄取叫中式。此處以科舉中式喻大選中選。


聽聞“返唐山”一語忒也令人吃驚,口放狂言最是傷人。我們感到有像舉足在崎嶇的蜀道上行走般的艱難,也令人感到極其悲痛揪心的是,我們似覺前路就像被積雪擁塞得不能前行。請諸君綻開從容的笑貌,以面對那些蠻橫跋扈的容顏。且待來年大選中選執政,來個改朝換代的新氣象吧。



其六

歐陽苦悶鬱心頭,改革艱難遂賦秋。
徵稅有增仍庫餒,反貪無力惹人愁。
清官守操僅攜鶴,海叟存私便失鷗。
國處西風蕭瑟裏,寒流吹遍十三州。

註:
(1)首聯兩句:歐陽修五十三歲時,雖身居高位,然有感於宦海沉浮,政治改革艱難,故心情苦悶,乃以悲秋為主題,寫下《秋聲賦》以抒發人生的苦悶與感慨。
(2)徵稅有增:二零一五年政府增加了一項民間不滿的消費稅。 餒;饑餓,空虚,羸弱。
(3)僅攜鶴:《宋史·趙卞傳》記載,宋朝趙卞出任成都轉運使,隨身攜帶的東西僅有一張琴一隻鶴。後用僅攜鶴來形容行李簡少,以表示為官清廉。
(4)海叟失鷗:《列子·黃帝》:海上之人有好鷗鳥者,每旦之海上,從鷗鳥游,鷗鳥之至者,百住而不止。其父曰:吾聞鷗鳥皆從汝游,汝取來吾玩之。明日之海上,鷗鳥舞而不下也。海叟失鷗指在海邊居住的那個老翁沒有捉取到海鷗。後以海叟失鷗比喻人如果懷有私心,就會失去信任和情誼。


歐陽修有感於政治改革艱難,寫下《秋聲賦》以抒發心頭的苦悶與抑鬱。政府增徵了消費稅,但國庫仍然貧弱,眼下國家反貪無力使人感到悲哀。為官的要有高尚操守,應似宋朝趙卞般清廉,更不應懷有私心,否則就會失去信任。現在國家像是處於肅凛的西風中蕭瑟着,寒流吹遍了十三州。



其七
堅持五秩未為功,華教薪傳仰獨中。
酸雨傾盆争化雨,秋風凋樹待春風。
要看天霽無遮黑,直待花開不減红。
纸上談兵徒逞筆,貽人笑我作癡翁。

註:
(1) 五秩:十年為一秩。五秩指五十年。
(2) 酸雨:酸雨腐蝕建筑物,污染水源,酸化土壤,損害植物,危害人體健康。
(3) 化雨:長養萬物的時雨。比喻循循善誘,潛移默化的教育。語本《孟子·盡心上》:君子之所以教者五:有如時雨化之者。
(4) 秋風凋樹:肅索的秋風使草木凋落衰敗。用杜甫《秋興八首·其一》玉露凋傷楓樹林句意。


與政府相持了五十年要求承認獨中,可是至今未曾成功,華教的延續是仰賴獨中薪傳的。腐蝕與破壞華教的酸雨傾盆而下,華社正爭取把這酸雨變為潛移默化的教育時雨,秋風正凋殘著我們要栽培的樹木,我們等待著甦化萬物的春風到來。我們靜待天晴雨霽,再不被烏雲遮蓋,同時要等到開出一點也不減色的萬紫千紅的花卉來。我在此紙上談兵地徒然逞强筆墨,定會貽人口實笑我枉作痴翁。


其八

由來世道自邐迤,既有平夷亦有陂。
曾是春光榮艷卉,倏來秋色上枯枝。
應明禍福恒相倚,豈見铓鋒永不移?
禿筆姑伸冤鬱氣,八章賦就夜垂垂。


註:
(1)邐迤: 曲折延綿的樣子。
(2)夷:平坦。
(3)陂:斜坡。


由來世道都曲折延綿,既有平坦的道路,亦有傾斜的山坡。曾在春光明媚時欣欣向榮而綻放的艷卉,突然蕭殺的秋色就染上無葉的枯枝。應知禍兮福所倚,福兮禍所伏,那有铓鋒永遠不滅之理?我姑且以這枝禿筆伸訴一下抑鬱之氣,八章秋興寫罷,不覺夜色經已降臨。


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二十一日於美國德州翦茗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