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6/2017

次韵奉和郑欣淼诗丈《七十咏怀》五首


 下面是中国中华诗词学会会长郑欣淼来函邀我酬和的一组组诗,较长,有兴趣的知音请耐心进来一读,希望不会使你失望。

----------------------------------------



  次韵奉和郑欣淼诗丈《七十咏怀》五首     

徐持庆



其一


退职全身庆凯旋,沧桑遍历尚怡然。
遐龄七秩来如电,世态千般去似烟。
回首前尘思往日,优悠当下度余年。
于兹海角天涯路,草木关山尽结缘。


你全身退职,一似战胜凯旋,值得庆祝,你虽遍历沧桑,可至今尚怡然自乐。七十高龄似闪电般的快捷到来,千般的世态又如轻烟般远去了。往日前尘留待回首思忆,当下就只优哉悠哉安度余年。而今到处远游,尽情地与草木关山结缘了。



其二

鲁迅专研性独钟,骚篇却爱杜陵公。
诗词会内欣称长,文化门前亦展雄。
今日花堪生采笔,古稀貌尚灿霓虹。
玉壶此后冰心在,秋月春风江渚中。

注:
1)首联两句:郑欣淼《七十咏怀·其二》有“鲁迅锋芒工部韵”及“相伴今生有两公”之诗句,并出版有《鲁迅与宗教文化》及《文化批判与国民性改造》两本鲁迅专门研究著作。
2)颔联两句:郑欣淼为中华诗词学会会长及原文化部副部长。
3)花堪生采笔:郑欣淼有十几本著述以及多本个人诗词集。

你对鲁迅新文学的专门研究情有独钟,却又喜爱杜甫的古典诗篇。你是中华诗词学会会长,亦曾在任文化部副部长时大展雄风。今日从你写的作品中察看,堪証你拥有一管生花采笔,你七十岁的容貌却尚似灿烂的霓虹。你像装在洁白玉壶中的一片冰心,清廉正直,而今正好在秋月春风的美好的岁月中不问世事,淡泊洒脱地过活了。



其三

岂惧桑榆日已渐,故宫学尚喜穷探。
正如春日篁丛笋,犹似青天碧落蓝。
不望潜研沽滥誉,只求始创得全谙。
古稀此道仍求索,漫漫修兮苦自耽。

注:
1)桑榆、渐:桑榆,指日落处,喻晚年。渐jiān,淹没,浸泡。
2)故宫学:郑欣淼是《故宫学》的创始人,提出故宫学已近十五年。

那怕已浸泡在晚年的岁月里,你对《故宫学》尚喜欢苦研穷探。你的研究正如雨后春笋蓬勃地涌现出來,也像青天上出现了蔚蓝色的晴空。你不希冀以潜研来沽名钓誉,只求始创的《故宫学》大家都全然谙晓。到了古稀之年你仍求索此道,这漫漫修远之路你还苦自耽持。



其四

虽云飞掠影飙匆,霍摄长空列阵鸿。
河畔流波欣淼淼,宫中气象喜重重。
半生陕渭磨双足,七秩青京贯一胸。
万物瞬间驹过隙,相机在手便留踪。

注:
(1) 霍摄:霍,快,迅速,一下子。霍摄:一下子就拍摄到。郑欣淼喜爱摄影,有《高天后土—青藏高原印象》与《紫禁气象—郑欣淼故宫摄影集》两本影集出版。
(2) 颔联两句:指郑欣淼曾到恒河畔及紫禁城拍摄事。
(3) 颈联两句:郑欣淼曾在陕西渭南、西安、青海及北京工作。

虽然说雁儿的影子匆匆地就会飙飞掠去,但只要一机在手就可以快速地把长空的雁阵拍摄下来。你欣喜地拍摄过流波淼淼的恒河,也欣喜地拍摄过紫禁城宫中的重重气象。你半生踏遍陕西渭南,虽然年届七十,青海及北京的印象仍贯满一胸。世间万物有如白驹过隙,但只要有相机在手,便可把它们的踪迹保留下来。



其五

年华七十届三秋,却喜光辉月满楼。
兰桂腾芳诚足羡,柏松强健再奚求?
闲尝荼味浓兼淡,勤溺诗篇浸复沤。
夕照娇妍余采在,逍遥晚景漫淹留。

注:
(1)
颔联两句:郑欣淼《七十咏怀·其五》有“儿辈自強差可慰,老夫尚健复何求”之句。

人的年龄到了七十岁就如一年四季到了秋天一样,所喜者这时身体状况尚如照满一楼的月亮般光辉灿烂。你子孫顯達诚足令人羡慕,你老而强健更有何求?闲来品茗,尝出荼味如世味的浓淡,复浸泡在诗篇之中,享受晚年娇妍的余采,逍遙地度过晚年的岁月吧。


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十五日诗成于美国德州






11/15/2017

大马诗社与文献搜集





大马诗社与文献搜集

【德州寄简】 :徐持庆
南洋商报副刊·商余·文学  2017-11-15


马来西亚之有诗社,最早可追溯至100年前的上世纪20年代。那时一班中国南来砂拉越诗巫的流寓文人聚在一起,推广诗钟创作,并筹组诗社,此乃诗巫诗潮吟社的最始雏形。

大马目前以古典文字为创作载体的诗社计有14家:

马来西亚诗词研究总会(大马诗总)、槟城鹤山诗社、槟城艺术协会诗词组、霹雳怡保山城诗社、雪隆湖滨诗社、首邦诗文社、马六甲孔教会古城诗社、马来西亚天龙吟社、柔佛麻坡南洲诗社、麻坡茶阳会馆诗词组、砂拉越诗巫诗潮吟社、砂拉越诗巫鹅江诗书协会、沙巴亚庇神山诗词学会,以及由徐肇航、谭雅内及徐持庆创立的网上简而不陋诗社。上述一些诗社的“前身”还有诗社,因此大马的诗社实际上超过20家。  

上述诗社社员在这100年来创作的汉诗估计有4万余首,是马华文学的丰硕资产。可惜除单篇论文外,尚无人或机构对大马诗社发展沿革进行过全面的、系统的史料蒐集、整理和研究。

马华文学界出版过三种马华文学大系,即李庭辉编纂《新马华文文学大系》(全八册,1971),方修编著《马华新文学大系》(全十册,1972),及大马作家协会云里风、戴小华总主编《马华文学大系》(全十册,2004),煌煌28册巨著,却并无只字片言提及大马古诗及诗社的资料,殊属遗憾。

为了保存马华古典汉诗诗社的珍贵资料,20年来,我一直不断呼吁文学团体集大马诗社的史料文献及撰写其发展沿衍轨迹,可惜至今未获正面反应(大马诗总上月召开理事会亦决定不赞助本人对《大马诗社发展史》的撰述)

···文献资料佚失不全···

既乏学术团体反响,退而求其次,我只能默默地以一己之力在有生之年去撰述部分诗社的沿衍历史,希望藉此稍可弥补《马华文学大系》“缺席”的遗憾。

但当我走访多家诗社,却发现它们的文献资料都已佚失不全,以致无法举笔成文,令我扼腕,因为撰述历史,是让原始资料说话,文献佚失,我们将会无言。因为撰史是绝对不容有假设的虚构或想像的材料,务求翔实可靠,记述史迹是不可有任何艺术加工的,必需根据原始文本,笔笔务求事实。因此我谨呼吁大马各家诗社认真与积极地面对文献佚失的困境,急谋对策,必需搜集本身诗社文献善作保存,好供日后研究大马古典诗坛者作为参考资料。





11/08/2017

大马诗社发展史的撰述


 




《大马诗社发展史的撰述》

【德州寄简】 :徐持庆
南洋商报副刊·商余·文学 2017-11-8


   从1997年我在怡保山城诗社主持“第六届全球汉诗研讨大会”起,就决意筹划要撰写《大马诗社发展沿革》的历史,希望藉此保留一分可靠的纪实资料,以供日后在这方面研究的学者用作参考文字。

   大马共有十多家诗社,要撰写其发展历史,工程之繁重艰巨,非得具有人力物力的机构主持其事不可,单靠我一人之力不足以为之。当我任怡保山城诗社社长时,曾与社友讨论由山城诗社主持撰写,但终以诗社本身的人力、财力有所不逮而放弃其事。 

   1996年大马作协筹编《大马华文文学大系》,怡保山城诗社在1997年就向作协《大系》编委会建议,将大马古典诗词及诗社发展沿革编入大系里作为其中的一辑,因为我们认为古典诗词应属马华文学的一环。但很不幸地,建议最终遭到编委会否决了!

   继后,我于1999年曾亲到吉隆坡华社资料研究中心(华研),将撰写《马华诗社发展沿革历史》的计划书呈交该机构,要求华研领导或赞助此研究计划。但几个月后我被告知,华研几经讨论,最后也婉拒了我的要求。

   在我远赴外洋深造期间,马来西亚诗词研究总会(大马诗总)亦曾邀请专人撰写《马华古典诗社发展史》,可惜该“专人”蹉跎了8年仍无法交稿,此事最终就不了了之。

······撰史是让原始资料说话······

   大马诗总去年召开會员大会时,欲征求赞助我执笔撰述《大马诗社发展史》。此事使我一则以喜,一则以忧。

   所喜者:我20年来的素愿或可达成。所忧者:其一,此撰非三朝五日可以竟篇,而我年已老迈,且常居国外,未知还有余力足以完稿否;其二,据我20年来蒐集大马诗社史料的经验得知,大马全部诗社的原始历史文献都已佚散不全,而撰史绝非通过道听途说的讹传或个人臆测联缀而成的材料去撰述的,撰史是让原始资料说话,缺乏文献,我们将会无言,欲撰无从。

   因此,个人撰写《大马诗社发展沿革》一愿能否完成,目前我是绝对不敢奢望的。但我已毅然决定,能夠做多少就全力以赴去做了。

目前个人已初步完成了东马三家诗社(诗巫诗潮吟社、诗巫鹅江诗书协会及沙巴神山詩詞學會)的40000字撰述文稿,以及开始撰述了约20000字的霹雳州三家诗社(溟社、扶风诗社及怡保山城诗社)的史料了。

 




11/05/2017

張書旂 ----- 畫花似聞香,畫鳥若欲語


張書旂

畫花似聞香,畫鳥若欲語



潘天壽、張書旂、吳茀之、張振鐸、諸聞韻


















張書旂

畫花似聞香,畫鳥若欲語


   張書旂(19001957),浙江浦江人。畫作工於設色,作花鳥喜用白粉調和色墨,別具一格,與徐悲鴻、柳子谷三人被稱為畫壇的“金陵三杰”。其作品曾被美國總統收藏。張書旂得高劍父與呂鳳子親授,畫風清新流麗,獨標一格。抗戰期間去美國創辦畫院,講學作畫,后定居舊金山。1957818日,書旂病逝於美國舊金山灣東寓所,享年57歲。


   我有幸藏有一幀條幅,條幅將高劍父與張書旂兩師徒的兩幅畫作同裱在此條幅上。上為高劍父畫鷹的扇面,下為張書旂用白粉蘸色點染的白鴿。此畫解放初期流入北京琉璃廠而購得。



10/31/2017

築燕臺(有序)


築燕臺(有序)

為了迎接最遲在明年8月前舉行的全國大選,本月27日財長公布“2018年財政預算案”,大派糖果以迎諛選民。新財案不斷談如何花錢,卻無交代如何為國家創造新收入來支撐這項預案。石油曾經為國家貢獻41%收入,而現在僅約14%。政府面對稅收減少,要如何尋找新財富來實施這項預案?朝廷謀士所擬的預案衹談花錢,卻沒說錢從哪來,致令稅務專家也質疑。


研丹擘石志難摧,矢筆鞭笞沆瀣堆。
預案祗求迎衆好,斥資未報怎源開。
選前盡許千般諾,日後方知萬事哀。
謀士滿廷皆祿蠹,問君何處築燕台?


註:
(1) 研丹擘石:典出《呂氏春秋·誠廉》:“石可破也,而不可奪堅;丹可磨也,而不可奪赤”(石頭可以被打碎,但絕不能改變它固有的堅硬;朱砂可以被研磨,但絕不能改變它自身的紅色)。喻不會因外界壓力而改變操守,即使粉身碎骨,精神也是永存的。

(2)沆瀣:二字都指夜間的霧氣或露水。成語“沆瀣一氣”,本解作意氣相投,現多當作貶義詞,形容互相勾結,臭味相投。

(3)祿蠹:對鑽營功名利祿的人的貶稱。

(4)燕臺: 指戰國時燕昭王所築的黃金臺。故址在今河北省易縣東南。相傳燕昭王築臺以招納天下賢士,故也稱賢士臺﹑招賢臺。見南朝梁任昉《述異記》卷下。

  不會因可能的外界壓力摧毀我那立志筆伐、誓要鞭笞這群髒棍的意向。這回的預案祗求迎合人民喜好,卻無報告及交代如何為國家開源創造新收入來支撐這項預案的斥資計劃。朝廷選前盡許下千般諾言,人民要等到日後才會知道哀痛的。滿朝謀士都是祗知鑽營功名利祿而缺乏財務識見的人,請問到哪裏才能找到有謀略的賢士呢?

二零一七年十月廿九日於美國德州翦茗齋




10/28/2017

《忆南鹃》



上世纪五十年代《南洋商报》〈商余〉版一位专栏作家南鹃先生,以文白相杂的文字,掺入诗词曲赋行文写〈抒情集〉,他这个「文种」风靡与迷倒了当代的读者群。下文是我前些時仿他的「文種」寫着玩的一篇小品。(按:此文曾在2010-11-23发表在〈敲梦痴言〉专栏)


《忆南鹃》

文犹锦瑟奏清弦,
细剔残灯读旧笺。
典雅宛如花解语,
凄迷却似柳含烟。
萧郎杳杳人何在?
诗韵泠泠意尚牵。
才子何其一夕去?
生辉珠玉忆南鹃!

南鹃者,何许人也?南鹃是上世纪五十年代《南洋商报》〈商余〉 版的一位专栏作家,他写的〈抒情集〉广受当时的读者欢迎。南鹃的〈抒情集〉,相信是《南洋商报》副刊有史以来最成功的专栏之一,风靡与迷倒了当代的读者群。

南鹃并非本地作者。据已故友联出版社《蕉风》月刊编辑黄崖告诉笔者,南鹃姓傅,闽人,时居香港,任船员,常年风尘浪迹,人海飘航。照我从南鹃〈抒情集〉的文字推敲,他也曾在本邦逗留过几年,除此之外就一无所知了。

南鹃的旧文学基础甚佳,对诗词曲赋的驾驭功力更属一流。他的文体文白相杂,他的文章多写儿女私情,温馨宛约,凄丽动人,虽属鸳鸯蝴蝶派,但行文典雅飘逸,绝不庸俗下流。他的作品,玲珑处如花解语,宛约处似柳含烟;缠绵处犹春蚕吐缕,凄苦处若夏蝉咽枝。
犹忆〈商余〉初识面,我沉醉于春风拂槛,看到了飞燕的新妆;我欣处于沉香亭北,看到了玉环的艳容。他写湖沼泛舟,香满采莲之手;他写芳园漫步,露湿踏春之鞋。在他笔下,湖山生色,花草牵情。词谱小红之曲,是他笔下的文士;琴弹湘女之音,是他所写的丽人。两两相逢,似醇酒沾唇,他未饮先如醉;双双赋别,是深愁刻骨,他欲去又难离,使人一读三下泪,每诵九回肠。南鹃的文章,系我一生心,读他千行泪!


如今南郎杳杳,鹃语沉沉。如今春归上苑如天远,人离商报似海深,如今烟尘阂隔,陌路怆怀。如今是明珠遗沧海,飞燕隐丛林。南郎何处,在否尘寰?鹃诗何续,能否重吟?白驹过隙六十载,难逢萍水万千山。如今楼台笙管何所在?只剩得仰止芬芳怀夕夕,贴瞻文稿袖年年。如今人遐室远,凤去楼空;如今云迷幽径,春锁铜台。空追忆,南鹃何处觅?何处觅南鹃?


10/26/2017

洛杉磯訪高亦涵丈














 洛杉磯訪高亦涵丈(有序)


   本月廿一日,專程從德州飛洛杉磯,拜訪廿年前携手共同推動〈簡體詩詞〉,倡議用簡易的寫詩方式來改變詩風的老友高亦涵,在機上賦得此律。

分居美亞各西東,相應同聲網互通。
因詬繁規纏賦筆,便推簡體换詩風。
匡廬當日聆斕論,羅省今朝竭彦翁。
廿載契交高亦漆,情涵彼此慰融融。

註:
1)相應同聲:指志趣、意見相同的人互相響應,自然地結合在一起。語出《周易·乾》。

2)匡廬:指江西的廬山。相傳殷周之際有匡俗兄弟七人結廬於此,故稱。

3)斕:精彩燦爛,顏色駁雜。

4)彥:有才學、德行為彥。

(5)高、漆:高,指高尚純潔,亦言深厚也。漆,泛指黏結物,比喻親密無間的關係,喻膠漆之交。

(6)尾聯兩句含“高亦涵”三字。


   我們分居美、亞兩洲,各自西東,我們相識於互聯網上,意氣相投,在網上互通讯息。因為詬病古典詩詞繁瑣的規則,纏縛住了寫詩的揮洒之筆,故此我們便推行〈簡體詩詞〉,以簡易的寫詩方式來改變詩風。當日我在廬山聆聽你發表精彩的論文,今日我到羅省(洛杉磯)拜竭你這位有才學、德行的彥翁。我們結交廿載,契誼深厚、親密無間,十分欣慰彼此一直蘊涵着這股融融的情誼。


二零一七年十月二十一日詩成於德州飛赴洛杉磯航機艙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