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6/2017

袁迪寶與李丹妮苦戀雜詩十四首


袁迪寶與李丹妮苦戀雜詩十四首(有序) 

   二十五歲的袁迪寶新婚一月,匆匆從福建趕赴浙江大學讀醫,與中法混血兒老師李丹妮發生戀情,惜因袁已婚,兩人無緣結合。後李剪一綹秀發贈袁,旋即返回法國,從此兩人祇以魚雁相通。惜至文革,音訊斷絕。至袁妻去世十餘年後,袁去信法國,時雖已隔五十餘載,唯兩人終得重新聯繫,後更諧成鴛譜。時袁已八十二歲,李則八十三歲,韻事傳遍天下!謹以雜詩數首縷誌其事如下:

﹙一﹚幽幽帘下坐,默默對殘釭。一月新婚后,攻醫赴浙江。

﹙二﹚瑟瑟冷儒生,為師惻念萌。袍裘紅粉贈,愛意暖心旌。

﹙三﹚月夕風晨排比坐,花前籬畔並肩吟。溫柔雖有卿纖手,難撫阿郎忐忑心。

﹙四﹚好夢難成終得醒,閨闈有婦報君知。還卿一缽無情淚,恨不相逢未娶時!

﹙五﹚一語驚聞霹靂聲,美人淚眼見分明。濃愁重恨何由訴?祇怨當時錯用情。

﹙六﹚感卿念舊倍多情,不棄菲微愧莫名。殊遇深恩何寵我?最難忘是俏雲英。

﹙七﹚悲莫悲兮把柳揮,青絲一綹送將歸。浙江此夜愁風雨,盡作淚花撲面飛!



﹙八﹚人間花草太匆匆,春未殘時花已空。一自美人和淚去,唯憑尺素認芳容。

﹙九﹚無法箋傳一紙書,海天岑寂獨愁予。悠悠心意知難寄,淒絕江樓淚似珠!

﹙十﹚一紙傳箋抵萬金,丹妮接信喜翻心。匆匆握管舒情愫,寄與郎君道愛忱!

﹙十一﹚密密麻麻尺素長,柔情不盡寫三張,張張都道相思苦,尚屬雲英待個郎。

﹙十二﹚分飛年五十,函寄意中人。一紙回音降,通箋蜜意陳。是真疑作假,似假竟還真。守得雲開日,仍為處子身。

﹙十三﹚重續多年未了緣,李袁終得兩枝連。當初相戀風華茂,白發蒼蒼慶並肩。

﹙十四﹚苦候嬋娟五十年,終諧鴛譜証前緣。曾流枕上三更淚,寫盡心頭十幅箋。月落屋梁歸待燕,春臨柳浪喜聞鵑。於茲舊雨從天降,紅袖添香雅韻傳。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三日                                                         



5/12/2017

法式恋情



法国39岁的候任总统马克龙和63岁的第一夫人碧姬



82岁的袁迪宝和83岁的李丹妮




法式恋情

法国人在感情生活上是出名的浪漫民族!下面有两段“法式恋情”。

第一段:
马克龙15岁爱上比自己大24岁的老师碧姬,30岁与她结婚,39岁的马克龙在前天当选法国总统。曾是师生的两人,恋情及婚姻都为世人津津乐道。

第二段:
25岁的袁迪宝新婚一月,从福建赴浙江读医,与中法混血儿老师李丹妮发生恋情,惜因袁已婚,两人无缘结合。后李剪一绺秀发赠袁旋即返回法国,从此两人只以鱼雁相通。惜至文革,音讯断绝。至袁妻去世十余年后,袁去信法国,时虽已隔50余载,唯两人终得重新联系,后更谐成鸳谱。时袁已82岁,李则83岁,韵事传遍天下!

我有下文述及“第二段恋情”:

---------------------------------------

忆春风之曾拂,怅前尘之如劫?有一美人,凄然隔绝!从此抛下风晨月夕,悠悠久别!

回首前尘,你课堂授业,娓娓传经;我桌前危坐,静静听书。你端庄而带亲切,我怅惘却又神驰。寸心为你而热,神魂为你而驰!

你为师,我属徒,我们身份有别,阶级悬殊。但感情是一件难以理解的事,就是理智不得,我从景仰而偷偷对你爱慕起来。

我亦何尝没体会到你与我已心意相通?犹记一个飘雪早晨,我冻得发抖。课后你竟悄悄递给我一件毛衣,使我将寒意挡了在窗外、爱意萌了在心头。

此后风晨月夕,我们并肩而坐,花前篱畔,我们席地谈心。我熨贴的语言,解开了你少女的情怀,你温柔的素手,抚平了我忐忑的亏心。

然而我毕竟已婚!我三番五次回避着你,这并非是我人格伟大,而是顾全你的幸福,更不忍有负我的发妻。

若再纠缠,我将会是你的绊脚石,我决定必须退出,不可向前。我对你说:“我是已婚的男人呵!”

一语惊闻霹雳声,美人泪眼见分明。浓愁重恨何由诉?只怨当时错用情。我抱憾深深,致歉连连,可是无由为你止住眼泪,也无计抹去你的重恨浓愁!

我们相对幽泣,却无一语责备对方。你不让我退避,你邀我陪你同奔法国,流放远颺。

感卿念旧倍多情,不弃菲微愧莫名。殊遇深恩何宠我?最难忘是俏云英。我终于流下了不轻弹的男儿泪,对你说:“还卿一钵无情泪,恨不相逢未娶时!”
 
不久你剪下一绺金发给我,就随父母回到法国。悲莫悲兮生别离,青丝一绺送将归。浙江此夜愁风雨,尽作泪花扑面飞!

人间花草太匆匆,春未残时花已空。一自美人和泪去,唯凭尺素认芳容。但可惜我们用以沟通的鱼雁也在文革时遭割断了!

日子在思念中溜走,转眼过了50余载,发妻亦已仙去十多年。一日跟儿媳提起往事,媳妇要我重觅失去联系50余载的阿娇。

  分飞年五十,函寄梦中人。
  一纸回音降,通笺蜜意陈。
  是真疑作假,似假竟还真。
  守得云开日,仍为处子身。


  苦候婵娟五十年,终谐鸳谱证前缘。
  曾流枕上三更泪,写尽心头十幅笺。
  月落屋梁归待燕,春临柳浪喜闻鹃。
  于兹旧雨从天降,红袖添香雅韵传


5/07/2017

登麗江玉龍雪山


三月麗江猶似冬,玉龍山上雪仍封。



冰川如玉迷蒼嶺




寒霧成雲涴碧松



玉龍山上的藍月谷



玉龍山上的藍月谷,湖水清澈湛藍



當時藍月谷下着霏霏冷雨,但是難阻遊興。



雖然下着霏霏冷雨,谷底仍然游人如鯽,難阻游興。



那怕腰酸難達頂,為酬心願強攀峰。帶備氧氣登峰去也!



終於攀上了4506公尺的峰頂!


為酬心願強攀峰,終於攀上了玉龍雪山冰天雪地的峰頂!



         玉龍雪山的峰頂



    氣溫零下群芳萎,獨見梅花綻尚濃。



         梅花樹下有梅仙



登麗江玉龍雪山


三月麗江猶似冬,玉龍山上雪仍封。
冰川如玉迷蒼嶺,寒霧成雲涴碧松。
那怕腰酸難達頂,為酬心願強攀峰。
氣溫零下群芳萎,獨見梅花綻尚濃。

雖然時届三月,但麗江的天氣還像冬天一樣寒冷,玉龍山上仍被雪花封蓋着。如玉的冰川把蒼嶺掩蓋起來,寒霧堆積成雲涴洗着青翠的山松。我豈怕腰酸難登峰頂,為酬心願勉強攀上高峰。氣溫零下各種花卉都枯萎了,獨見梅花還盛放得非常燦爛。
        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一日

4/29/2017

曲靖賞花

遙奔曲靖賞群芳



海棠道上又重逢




海棠花下四佳姝




櫻花樹底有鴛鴦




怒放的櫻花




櫻蕊棠芯鬦艷忙




大樹杜鵑襯紅娤




萬薇薇(),我暨南大學碩士班的同學,現執教於曲靖大學。




大樹杜鵑,樹高丈餘,每尕花有碗口大小,紅彤彤的開滿一樹,煞是好看!




大樹杜鵑朵朵妍!




曲靖賞花

遙奔曲靖賞群芳,
櫻蕊棠芯鬦艷忙。
更有杜鵑紅大樹,
皤翁今作探花郎。

遙奔曲靖,為了欣賞春天的各色花卉,祇見櫻花跟海棠相互爭妍鬦麗。轉入盛放得紅彤彤的大樹杜鵑叢裏,使我這老翁頓時變作了探花郎。

二零一七年三月十九日








4/25/2017

翠湖双探








翠湖结伴作春遊



榭影楼阴收眼底



数堤曲岸颺青柳



几亩横塘舞白鸥




几亩横塘舞白鸥





翠湖双探
【生活随笔】:徐持庆
南洋商报副刊.商余.文学
2017-4-22


我夫妇与友人结伴到云南作自由行。我们先到昆明的一级景点翠湖公园作春遊。

我们徏步翠湖,刚巧遇到成千上万、从西伯利亚飞来避寒的红嘴白鸥栖息湖上。园内游人摩肩接背,湖岸围栏之畔近乎万人空巷,哗声四溢,向着湖心的白鸥嘶声呼喊,投掷干粮食物,引动群鸥竞舞。

   呼声惊起群鸥,群鸥飞来抢吃,满湖游弋的白鸥在这几亩横塘之上翩跹飘掠,漫天飞舞,煞属奇观。

观赏翠湖群鸥飞掠的景致,已经成了昆明的一张名片了,有幸我们及时赶上这场盛会。听说白鸥将在周内便会离湖北返。这次“白鸥之约”原本并没在我们游程之内,可説是不期而遇,是一次愉悦的邂逅,是一场浪漫的相逢!这些飞舞的小精灵给春城带来了无比隽美的景致,也给我们带来了无限的欢愉。

撇开娱人的白鸥观赏,翠湖的景致更是赏心悦目。园中水榭的倒影在湖心盪漾摇曳、楼台在柳阴深处若隐若现,园林的雅致尽收眼底。荫堤嘉树,掠水轻禽,映印心头的尽是优美景色。睡莲浮泛在涟涟的水面上,成群的锦鲤湖中浮游,在萍叶之间畅泳,呷浪嬉戏,我虽非庄子般身在濠梁之上,也知游鱼之乐。数堤曲岸栽遍青青杨柳,蕾芽初发,柳绺飘颺,也飘走了我们的俗虑尘嚣。

昆明的翠湖貌似杭州的西湖,两湖的景色相似得犹如姊妹,风光无限旖旎,惹人流连,我写了一诗:

翠湖结伴作春遊,潋滟昆明景色优。
榭影楼阴收眼底,萍涟鲤浪映心头。
数堤曲岸颺青柳,几亩横塘舞白鸥。
貌似西泠犹姊妹,风光无限惹淹留。

当我们续程游完曲靖与丽江,一周之后,再探翠湖。

非常遗憾,再次探园,潭中鸥影尽已渺然。由于缺少了鸥群舞浪,周前湧湧的游客,如今显得疏落。当我们初次探园时,柳线才刚初蕾,今日却已到处杨花绽尽,只见柳絮飞棉,轻飘的柳絮洒得游人满头沾粉,池面泛白。园中景色,跟周前探园相比,直似白云苍狗,变化之速,真使人惊叹世事之变幻无常。我又写了一诗:

翠湖两探再流连,鸥影潭中已渺然。
因乏翩翩禽舞浪,故无湧湧客临渊。
当时柳线芽初蕾,今日杨花絮尽棉。
景色瞬间云狗变,悟知世事幻如烟。



2/16/2017

夕阳在我亦朝阳






夕阳在我亦朝阳

【生活随笔】徐持庆
南洋商报副刊·商余·文学
2016-2-11



朝东斗柄报春临,元日欣欣接德禽。北斗星的斗柄已朝向东方,它告诉我们春节经已降临,大家都在元旦欣喜地迎接鸡年。光阴易逝,一声啼破万山云,鸡年这就已降临了。


鸡年于始,就先写些跟鸡有关的诗句。


白居易说:“黄鸡催晓丑时鸣,白日催年酉前没。腰间红绶系未稳,镜里朱颜看已失。”他感叹黄鸡催晓,白日催年。在黄鸡的叫声、白昼的轮回中,朱颜易失,白居易因此发出了人生无奈的慨叹。


可是苏东坡却是一位极富正能量的词人。他说:“谁道人生无再少?门前流水尚能西。休将白发唱黄鸡。”他反白居易诗意而出,乐观旷达地说:人们都说春水向东流,可我老苏认为门前流水总有一天也能向西流,人生为何就不能“再少”呢?不要在老年时感叹年寿无多呵。苏东坡热爱生活、积极乐观,他认为只要心态良好,人生就会反老还童。


(按:“白发”,指年老。“黄鸡”,指年华易逝的感慨。)


在此迎春之际,我们年老一辈的应有“黄昏不失璀璨,桑榆更具生机”的心态。

我常写些诗来自勉,我认为千万不要因年纪老大就以为自己不能再有所作为,我岂是到人间来胡混一场的人?我用诗篇来吟诵晚景,我要积极地用诗笔留住无限美好的晚岁时光!我在《挽斜阳》一诗中写道:


勿因白首笑冯唐,我岂人间浪一场?
且向诗边吟晚景,直教笔底挽斜阳。


我勉励自己,不必担心年老,虽知姜太公八十岁得遇周文王,伐纣而有天下,八十岁尚能建功立业咧。


我认为逝去的年华有如醇醪美酒,值得好好回味品尝。年轻时的青鬓何妨任他变成现在的雪鬓,反正夕阳在我看来亦是朝阳。年轻人跟我们老一辈的比较,年轻人就像从枝上刚采下的新茶叶,茶味会偏於稀淡而不够香浓;老年人却像贮在酒滘中的陈年老酿会加倍香醇。我以花甲之年尚且在暨南大学进修了三载,谁说剑老了便不会发出光芒?我当时就曾写了一首“不认老”的诗:


钓翁八十遇文王,逝水如醪漫品尝。
青鬓任他成雪鬓,夕阳在我亦朝阳。
辞枝新叶茶偏淡,贮滘陈年酒倍香。
花甲暨南三载驻,谁言剑老便无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