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6/2016

奉和許烈邦兄《乙未謝灶感懷》


奉和許烈邦兄《乙未謝灶感懷》
 
輕易何能並二難?
倘兼四美更臚歡。
酒辭臘月呼朋聚,
詩詠申年挈友看。
賢主嘉賓筵必盛,
良辰麗景歲將殘。
灶君謝過天應祐,
遮莫長吁復短嘆。

註:

(1)二難、四美:二難,指賢主、嘉賓。四美,指良辰、美景、賞心、樂事。唐人王勃《滕王閣序》有“四美具,二難并”之句。

 (2)臚歡:歌呼歡騰。

 (3)遮莫:莫要;不必。

    賢主、嘉賓焉可兼得?如果再具備良辰、美景、賞心、樂事這四種美好景物,必然就會更令人歌呼歡騰。我們聚集良朋一起喝酒辭別臘月,請友輩來看我們吟詠申年的詩章。幸有賢主嘉賓,筵開必盛,雖有良辰美景,可惜歲暮頻殘。既然拜謝過灶君,他定會為我們邀請天庭庇祐,我們就不必再長吁短嘆了。

 附许君原詩:

乙未謝灶感懷    許烈邦

歲末回瞻樣樣難,
吟詩喝酒假顏歡。
丙申近睫宜前望,
乙未臨終怯再看。
撙節開源家必旺,
刮搜納賄國將殘。
傷心百姓呼無奈,
謝灶聲中稟且嘆。

1/16/2016

我怯写和韵诗

我怯写和韵诗
徐持庆
副刊文学商余
16-1-2016

 

我很少写和韵诗。在我60年的写诗日子里,所写的和韵诗相信不及总创作量的百分之五。我之所以写和韵诗,十之八九是诗友邀我和的。

 我之少写和韵诗,是因为写和韵诗会受限于韵脚及内容,以致不能随意挥洒。既如此,何不干脆写不受局限的自韵诗呢?香港已故诗坛耆宿、健社社长张江美诗家,在二十多年前曾对我说:“和韵诗属应酬诗,应少作。如果要写,则需确保自己所写的一定要胜过原作者的诗才好交卷。”从那时起我就怯写和韵诗了,因为自己没有信心写出“胜过原作者的诗”呀。

 我写和韵诗时,常常自己警惕自己,避用原诗所用过之字,戒用原诗原句之意。这次我之所以和许烈邦诗家〈冬至感怀〉一诗,是许兄说周子善诗家只用了20分钟就和成他的〈冬)自己实在佩服周郎倚马之才,周郎八叉之手在当今诗坛实属少见。于是出于挑战自己的心态,我也依韵和了一首。但我20分钟内无法和成,而是用了约一个小时,我不及周郎者一个钟点矣!

 我说挑战自己,是指要和原诗中“窝”、“跎”两字之韵脚而不落于窠臼,则自认为较不易为。窝韵固有很多词,如:梨窝、心窝、酒窝,甚至匪窝、狼窝、老鼠窝等等,但这些词用来和此诗似难妥用;而跎韵亦有很多词,如:背跎、蹉跎、磨跎(逍遥自在)等等,但蹉跎一词原诗已用,磨跎的磨字又已出现于原诗作为结句的韵脚。这“窝”、“跎”两个韵脚要选合用的词就非得费些心思不可了。

 诗最后是幸运地和成了。谨将许烈邦〈冬至感怀〉及徐持庆〈冬至〉诗附录于下:

 〈冬至感怀〉 许烈邦
 
 冬至何来九九歌, 汤圆应景不须多。
 昔时乡下栖茅屋, 今日城中住烂窝。
 晚暮年华宜爱惜, 童髦岁月苦蹉跎。
 金波入肚敲佳句, 饺子盈盘慢慢磨。
 

〈冬至〉 徐持庆
 
 冬至诗词满谷歌,琳琅祝颂语居多。
 悲哉杜甫迷乡路,豁矣丘葵悟土窝。
 漫品琼浆思袅袅,因逢佳节乐跎跎。
 岂能此日无吟咏?故速濡毫把墨磨。
 
注:

(1)悲哉杜甫迷乡路:唐代杜甫《冬至》诗:「心折此时无一寸,路迷何处望叁秦?」杜甫多年作客,生活穷困,人也老去,尚未还乡,因此在至日想到长安(诗中以三秦喻) ,悲从中来,说:「我的心此时因思乡而碎,望乡尚不辨何处望,还乡就更不用说了!」

(2)豁矣丘葵悟土窝:宋代丘葵《养疴》诗:「何当飞入虚空裹,骨肉收归土一窝。」邱葵养疴时对病情却能豁达地看待,他说:「病死大不了就魂飞太虚,骨肉收归一坯黄土就是了。」

        冬至詩詞滿佈谷歌網頁,琳瑯滿目,尤多祝頌之語。杜甫曾在冬至日悲從中來,說:「我的心此時因思鄉而碎,望鄉尚不辨何處望,還鄉就更不用說了!」,而宋代的丘葵卻能豁達看透人生,他說:「病死大不了就魂飛太虛,骨肉收歸一坯黃土就是了。」我在至日漫品醇醪、思潮嬝嬝,因逢佳節,心情總覺得樂陶陶。在此節日豈能無詩?故此快快捉筆墨磨,寫下這首詩來。
24-12-2015於金馬崙



附周子善前辈和许烈邦《冬至感怀》诗:
 
令节欢欣乐放歌,碗中自是粉丸多。
无须总忆前时事,正可安居闹市窝。
莫忘餘年休浪掷,应怜去日妄蹉跎。
三杯未醉经挥笔,急就诗章待琢磨。

 

1/09/2016

試把新诗拟古诗



試把新诗拟古诗

徐持庆

副刊 商余 文学  2016-1-9
 
 
 

 
新诗与古诗的创作有什么不同呢?

新诗是用口语写诗,就是现在的自由体诗。一般来说,新诗形式自由,没有什么格式。每首每句的行数字数及平仄都没设限制,可押韵亦可不押。

古典诗歌则可分为古体诗(古风)和近体诗(格律诗)两大类。

古体诗对平仄、押韵、对仗的要求都比较宽松,自由随性。古体诗可以有四言、五言、六言、七言及杂言。

近体诗则有严谨的创作格式,句数、字数、平仄、对仗、用韵等均有一定的格式及严格的要求,不可逾越雷池半步。近体诗包括五、七言的律诗和绝句。

最近友人周子善写了一首新诗《问你》赠我,读后我依他的诗意以近体诗回他一律。现在把我们两人分别以《问你》所写的新、旧体诗录下,当可知新诗与古诗创作方式的不同之处。

先看周子善的新诗《问你》:

明年你会否再和我一起联诗 / 像今年雅集时一样 / 摊笺霍笔急速成章 / 不必花太多时间去搜索枯肠 / 一边寻思一边倾觞

明年你会否再和我一起联诗 / 像今年雅集时一样 / 沉著觅句并不慌忙 / 祇怕一宵短短的时间不够长 / 在谈笑下先后完章

明年你会否再和我一起联诗 / 像今年雅集时一样 / 就案提笔写下诗行 / 还可品尝杯里溢出的酒味香。

下面是我依周子善《问你》诗意以近体诗写的一律:

明年能否再联章,重演今番赋什忙?
把袂楼头搜俪句,题襟汉上品琼浆。
壶催滴短惊宵短,笺沁诗香衬酒香。
霍笔从容摛锦藻,但凭一盏钓骚肠。

註:

(1)什:诗。

(2)俪句:对偶的句子。

(3)题襟汉上:题襟,联诗唱和。汉上:泛指汉水至长江一带。此诗借用作"联诗的地点",因古人有汉上题襟的雅集。

(4)壶催滴短:壶,计时用的铜壶。滴短,铜壶中的水滴已短少了。

(5)霍笔:霍,形容轻捷、洒脱。霍笔,运笔。

         明年我们还可以重演像今番一样忙碌地联诗的景况吗?我们楼头把袂,搜寻诗句的对仗,一边联诗一边品酒。时间过得真快,快得使人惊怕一宵短短的时间都不够长;所幸我们还能及时联到诗句,使笺上沁出诗香,诗香又衬著酒香。我们从容摘句,以酒为饵把腹中的诗句钓了出来。

1/05/2016

偶得



偶得      

泠泠彈古嘯,響遏諸讕調。
靜靜聽松風,如禪聞入妙。
註:

(1)
彈古嘯:唐代劉長卿《彈琴》詩:「古調雖自愛,今人多不彈。」

(2
)讕調:誣賴的話。

 
    我祇愛今人多不彈的古調,它發出清脆悠揚的嘯聲。我以這高昂激越的嘯聲,抑止住沒有根據的讕調。閑時少理俗務,不妨靜聽松風。聽著這吹嘯的松風,你當會如聽聞禪偈一樣,領悟及達到神妙之境。                                           
                                                                                          
                                                                   
5-1-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