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6/2017

夕阳在我亦朝阳






夕阳在我亦朝阳

【生活随笔】徐持庆
南洋商报副刊·商余·文学
2016-2-11



朝东斗柄报春临,元日欣欣接德禽。北斗星的斗柄已朝向东方,它告诉我们春节经已降临,大家都在元旦欣喜地迎接鸡年。光阴易逝,一声啼破万山云,鸡年这就已降临了。


鸡年于始,就先写些跟鸡有关的诗句。


白居易说:“黄鸡催晓丑时鸣,白日催年酉前没。腰间红绶系未稳,镜里朱颜看已失。”他感叹黄鸡催晓,白日催年。在黄鸡的叫声、白昼的轮回中,朱颜易失,白居易因此发出了人生无奈的慨叹。


可是苏东坡却是一位极富正能量的词人。他说:“谁道人生无再少?门前流水尚能西。休将白发唱黄鸡。”他反白居易诗意而出,乐观旷达地说:人们都说春水向东流,可我老苏认为门前流水总有一天也能向西流,人生为何就不能“再少”呢?不要在老年时感叹年寿无多呵。苏东坡热爱生活、积极乐观,他认为只要心态良好,人生就会反老还童。


(按:“白发”,指年老。“黄鸡”,指年华易逝的感慨。)


在此迎春之际,我们年老一辈的应有“黄昏不失璀璨,桑榆更具生机”的心态。

我常写些诗来自勉,我认为千万不要因年纪老大就以为自己不能再有所作为,我岂是到人间来胡混一场的人?我用诗篇来吟诵晚景,我要积极地用诗笔留住无限美好的晚岁时光!我在《挽斜阳》一诗中写道:


勿因白首笑冯唐,我岂人间浪一场?
且向诗边吟晚景,直教笔底挽斜阳。


我勉励自己,不必担心年老,虽知姜太公八十岁得遇周文王,伐纣而有天下,八十岁尚能建功立业咧。


我认为逝去的年华有如醇醪美酒,值得好好回味品尝。年轻时的青鬓何妨任他变成现在的雪鬓,反正夕阳在我看来亦是朝阳。年轻人跟我们老一辈的比较,年轻人就像从枝上刚采下的新茶叶,茶味会偏於稀淡而不够香浓;老年人却像贮在酒滘中的陈年老酿会加倍香醇。我以花甲之年尚且在暨南大学进修了三载,谁说剑老了便不会发出光芒?我当时就曾写了一首“不认老”的诗:


钓翁八十遇文王,逝水如醪漫品尝。
青鬓任他成雪鬓,夕阳在我亦朝阳。
辞枝新叶茶偏淡,贮滘陈年酒倍香。
花甲暨南三载驻,谁言剑老便无芒?


2/13/2017

鶯啼序·元宵


      
鶯啼序·元宵                           

樓前碧穹掛鏡,正清輝高照。今夜月,色勝中秋,共賞千里同耀。伴環佩,良辰喜度,何辭達曙天將曉?念柔情、脉脉依依,總難忘掉。

一派弦音,六街燈火,襯紅顏艷俏。中宵漸,月色如銀,正蟾光映柳杪。上梢頭,黄昏踐約,鬢雲濕,千般嬌窕。兩同心,願月長圓,如雙飛鳥。

情深李益,拾翠花街,喜蒙小玉召。指日月,寫盟心句,誓死相隨,韻事元宵,衆皆稱妙。元朝顯祖,香江唐氏,揮毫編劇描釵蹟,記當年,寫盡悲歡調。而今劇院,民間仍菊湯唐,曲歌四海樑繞。

人間翫月,碧落仙愁,嘆嫠蟾泣懊。卻衹怨、當年奔月,大地春臨,對對雙雙,獨她慵眺。心中惱悔,疇偷靈藥,而今落得囚怨婦,漫顰眉,悲羿郎身渺。燈燒月下殷勤,共禱元宵,普天吉兆!


註:

(1) 菊:姓,如菊部頭。菊部,宋高宗時宫中伶人有菊夫人者,人稱「菊部頭」。後因以「菊部」為戲班或戲曲的泛稱。



(2)嫠蟾:嫦娥無夫故稱嫠蟾。

元宵夜,天空中的明月像一面明鏡掛在樓前,正高懸天上以它的清輝照耀大地。今夜的月色猶勝中秋,大家都一同看着它照耀着我们。男土携伴女孩,共同在這良辰消遣,何妨流連到通宵達旦?想到她充滿柔情、含情脉脉,輕柔依戀的樣子,總是令人難忘。兩人同心,對明月禱告:願月長圓,如雙飛鳥。

一陣陣的音樂聲傳来,一條條大街都懸掛着花燈,映襯得紅粉佳人更覺艷俏。中宵漸近,月色如銀,很開心看到月光映照着柳梢。際此月上柳梢頭,最宜人約黄昏後,女友的鬢髮被夜霧染濕了,更顯得千嬌百媚。兩人同心,對明月禱告,願月長圓,永歌情調。而今劇院,民間仍菊湯唐,曲歌四海樑繞。

曾有一位情深的男士李益,元夜在花街拾到霍王郡主小玉遺落的紫玉釵,因此得蒙與小玉相見。李益指着日月作誓,為小玉寫下盟心之句,説是誓死相隨,這則元宵韻事,被衆人稱許。元朝的湯顯祖及當代香港的唐滌生,都曾以此元宵韻事,編寫成《紫釵記》劇本,記述當年花街拾翠之事,寫盡他俩悲歡離合的事蹟。現今劇院,民間仍在演唱湯、唐劇本戲曲,曲聲四海繞樑不絕。

人間都在賞月,天上卻有一位仙女在發愁,可嘆這位叫嫦娥的婦人正飲泣懊惱。她怨恨自己當年偷吃靈丹奔月,現在人間春臨大地,紅男綠女都對對雙雙,衹獨她懶得去瞧。她心中惱悔,悔恨從前偷喫靈藥,而今落得在月殿裏像個囚牢中的怨婦,老是皺起眉頭,悲嘆夫君后羿從此身影渺渺。今夜男士女孩們正忙着在月下燃點花燈,在這元宵佳節共同祈禱,願普天下的有情人都吉样瑞兆!

二零一七年二月十一日丁酉元宵

2/07/2017

馮兄榮曜相邀雅集馮園賦此


      馮兄榮曜相邀雅集馮園賦此     

憶昔馮園集衆賢,
於兹轉瞬已遐年。
當時寫畫吟詩賦,
即席謳歌奏管弦。
今夕盟情猶往日,
明春健碩勝從前。
祝君榮曜呈璀璨,
彼此同鮮復共妍。

註:
(1)榮曜:一詞兩義:() 指今晚的主人。() 富貴顯耀,美好的聲譽,花木茂盛鮮艷謂之榮曜。

回憶當日群賢在馮園雅集,轉瞬就已經過了很多年了。當時大家齊聚一堂寫畫吟詩,即席唱歌及彈奏古箏。今晚我們的盟情還像從前一樣和洽友好,希望明年大家健康狀況更勝從前。祝福主人家如鮮花般茂盛地燦爛綻放,也祝福今晚到來的賓客都像主人家一樣美好鮮妍。

二零一七年二月四日

2/01/2017

沁園春


沁園春      


   舉筆千鈞,塊壘難平,滿目鼠狼!覷婪財竊國,吞贓尸位,沐猴衣帽,穩坐朝堂。喜矣權臣,哀哉賤庶,祇惜難容諤諤昌。儒冠誤,嘆降魔乏術,匡國無方。

   都言世道茫茫,卻怎料金錢揮作繮?又薪微賦重,刑苛法峻。狸牲跋扈,猰犬猖狂。普世明嗤,全球暗諷,小丑今時尚跳樑!迷途客,悵逃秦乏策,怎不倉皇!

註:
(1)諤諤昌:諤諤,直言爭辯。諤諤昌,群臣勇於直言爭辯,國家就會興盛。

(2)繮:牽拴牲口的繩子。

(3)猰犬:瘋狗。比喻惡人。

(4)小丑、跳樑:小丑,對人的卑稱。比喻猖狂搗亂而成不了大氣候的壞人。跳樑:騰躍跳動;《莊子·逍遙遊》:「子獨不見狸牲乎,卑身而伏,以候敖者,東西跳樑,不避高下。」

舉起筆來,感到這管筆有千斤之重,因為鬱結在心中的愁悶之氣憤憤難平,放眼看去,滿目鼠狼!看到的盡是婪財竊國,吞贓尸位的人,他們像沐猴而冠,卻穩坐朝堂。這些權臣歡天喜地,可憐貧賤的百姓哀痛悲傷,祇可惜在朝的難容那些欲使國家興盛、勇於直言爭辯之士。我被儒冠所誤,可嘆降魔乏術,匡國無方。

都説世態紛紜萬變叫人看不清楚,又怎料得到他竟以揮灑金錢當作牽拴别人的繮繩呢?況且百姓又薪微,賦稅又沉重,刑法又嚴苛。那類似狸牲般的官僚囂張跋扈,那瘋狗似的惡人又無賴猖狂。全球都在向他們明刺暗諷,但這班小丑今時仍然騰躍跳動、搗亂猖狂!我這迷途客,悵嘆於欲逃避亂世卻缺乏良方,怎不教我惶恐慌張!

二零一六年五月二十五日於美國寓所